無論是談大時代家族史的起落,還是世局變化裡的恩怨,無論是因為閱讀而越走越深的遺忘書之墓,還是霸氣總裁版的惡龍就是要你會(會什麼?),這些最近被很多人讀很久的書內容各有其好看之處,而大家共有的特點就是: 粉.厚.重。 字多就會厚,厚了就會重;這些字多的書好好看,但拿著讀實在有點累,揣在包裡帶出去就更累了──一本厚書八百五十公克,帶十本就是八公斤半,這是可苦來哉? 完整文章
文/新井一二三 說起來有點奇怪,可是小時候在父母家,我竟不知道「美」是怎麼回事。叫母親用「美」字來造句吧,她只會說「美男美女」,而且她活像白雪公主的繼母那樣,只允許別人說她比誰都美麗。至於美男,在母親的生活圈子裡,只有她丈夫也就是我父親才稱得上。叫人摸不著頭腦的是,她一方面說我長得非常像父親,另一方面卻說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