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我那時候就是想要逃,一天到晚想離家出走、離開近距離的空間,」鄭陸霖是大稻埕長大的老台北人「像日本時代的江戶子一樣,」但家庭衝突讓他老想往外跑、擺脫坐困台北的束縛,高中便迫不及待地離家,「我搬到木柵,舅舅醫院閣樓的倉庫間,把自己塞在那裡。」 除了長大後搬家,從小想逃的鄭陸霖,也早早躲進屬於自己的閱讀世界。 完整文章
文/尤齡緯 「愛為何總是令人擔憂與恐懼呢?」 「然而,捍衛過的信仰、追尋過的自由,都是生命走過的最佳印記。」 「你若愛你自己,就會自由。」 寫下滿紙奇幻情愛,身兼建築師與小說家雙重身分的阮慶岳,五月中旬於青鳥書店的對談講座上如是說。 完整文章
文/黃錦樹(暨南大學中文系教授) 這是(《學校不敢教的小說》)個有教學熱忱的青年學者寫給想像中的中學生看的,台灣小說入門書。 它的自序〈給不認識的自己〉清楚的道出,它預設的對象是哪些人。如果藉由書中談論的王詩琅的小說〈沒落〉中一個日據時代獨特的台式中文詞語來概括,那即是「自己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