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愛麗絲

愛麗絲

愛麗絲,沒有掉進仙境的那位,a.k.a雷文克勞榮譽校友,文字就是魔法。PS. 不能在麻瓜面前施展其他魔法,請見諒。

文/愛麗絲

「我那時候就是想要逃,一天到晚想離家出走、離開近距離的空間,」鄭陸霖是大稻埕長大的老台北人「像日本時代的江戶子一樣,」但家庭衝突讓他老想往外跑、擺脫坐困台北的束縛,高中便迫不及待地離家,「我搬到木柵,舅舅醫院閣樓的倉庫間,把自己塞在那裡。」

除了長大後搬家,從小想逃的鄭陸霖,也早早躲進屬於自己的閱讀世界。

「我一直想逃,我老爸給我的出口就是書,小時候帶我去書店,要讀幾本就給我幾本,」鄭陸霖從小養成閱讀習慣,高中三年都在圖書館打工,埋首書堆,而這也成了他走向社會學的橋樑。「高二、高三的時候讀了宋澤萊的《打牛湳村》,我很感動,覺得外面有這些不公不義的事情,好像離我很遠,但就在我身處的台灣社會。」鄭陸霖讀完覺得能苦農民所苦,拿著書與中南部同學談論,卻碰了一鼻子灰,「他們很氣,說我不真的懂農民的痛苦,因為我就是台北人嘛!有同學說:『你知道嗎?我離家讀書時,我爸告訴我要是讀農的,他就把我的腿打斷!』」務農父親語帶恐嚇,只因不願孩子和自己吃一樣的苦。

「從那之後,我開始把報紙上的菜價剪下研究、算高低起伏,稍微高一些我就自以為農民多賺一點,覺得很高興,就很笨拙啦,」鄭陸霖從剪報開始,試圖貼近社會。「我離開台北後,都會有身為台北人的內疚感,我不想當既得利益者,我想要誠懇地過活。」

想要活得誠懇、直面自己生活的台灣社會,大學選系時,鄭陸霖在重慶南路書店翻遍各類人文科學,「後來就覺得應該是社會學了,社會學就是對Justice感興趣。」起初,鄭陸霖家人們憂心忡忡,反覆叮囑他念社會學可能會沒飯吃,「但我想,我如果成為前百分之一,應該就可以活下來吧,」抱著決心,鄭陸霖一頭栽入社會學領域。

輔大社會學系、台大社會學研究所、美國杜克大學社會學博士、再到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鄭陸霖至少累積了三十八年社會學經驗。五年前受邀任教實踐大學工業產品設計學系,當年離家投身社會學的少年,離開熟悉的學術框架,加入看似毫不相干的設計領域,彷彿再次離家,跳脫舒適圈探索未知。

「離家,是為了回鄉」

「我離開中研院,是為了回到社會學的本質,」鄭陸霖中年毅然決然辭去中研院一職,「像瘋子一樣啊,失業一年,在大稻埕創立JFK繪本屋,後來實踐來找我,」社會學與設計,看似對角線的兩端,其實在國外是高度相關的學科。「國外學校設計出身人文學院、和人文社會科學密切相關,但台灣的設計學院大多設在工學院。」鄭陸霖坦言收到邀約時,理智上知道找社會學家任教設計學院是再合理不過的事,但又覺得「原來現實上真的有人會這樣做啊?!」

社會學家研究當代,「意味著要對習以為常的事物重新產生敏感洞察,所有穩定的制度最終都會落到日常中的尋常習慣。而習慣必定與物有關係,這點社會學家經常忘了,物改變了我們,並不只是身外之物,」一如鄭陸霖在《尋常的社會設計》中所寫,人設計出物,但物也改變了人,人類歷史從使用榔頭、地圖、手推車一路走來,是物與設計改變社會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像智慧型手機,顛覆我們購物的方式、交朋友的模式,你手機裡的音樂代表你的偏好,你拍的照片幾乎是你的人生。」

而如今正是屬於設計的時代。

「如果不能在這裏,對學生提出一種社會學對設計新時代的想像,和學生溝通,讓他們覺得相關、有用、重要,我就不知道我的存在價值是什麼了。」鄭陸霖認為社會學家必須懷抱焦慮「我們必須不斷去探問當代是什麼?我們是否了解我們身處的時代?現在個人主體性強大的世代,社會又是什麼?我們要怎麼談『群』,又不讓大家覺得不相關、覺得可以接受?」」

讓社會學重新與社會產生共鳴,是鄭陸霖離開中研院後想做的事,「我必須改變社會學的說法,抽離學術腔調,轉譯成學生聽得懂的。」再次離家,鄭陸霖是為了回鄉,讓社會學「重新與這個時代的人產生共鳴。」

「設計就是社會,設計應該要是社會」

「我玩得很快,策展、去德國科隆(Köln)辦工作坊、擔任新一代設計展評審,」鄭陸霖進入實踐大學工業產品設計學系後,持續縮短設計與社會學的距離。「設計就是社會,設計應該要是社會啊,」2018年,鄭陸霖與學生策辦的「稻地設計展」中,絲瓜絡、米袋、中藥罐等都映入眼簾,把設計放回在地,是社會與設計連結的關鍵。「我很喜歡桃園的大溪大禧,把普濟堂關聖帝君誕辰辦得非常熱鬧,」結合當代設計、民俗信仰,從視覺到活動,讓傳統慶典搖身一變,生氣蓬勃的城市祭典自此揭開序幕。

而鄭陸霖每年前往日本旅行兩次、曾研究當地設計產業及教育,更對伊勢神宮每二十年一循環的遷宮儀式讚賞不已,「每二十年,就會在伊勢神宮旁邊的空地,重建神宮正殿和內院,這項傳統至今已經一千三百多年,等於重建了六十幾次,」當地屋舍、人力、建築工藝、建材植物,都在行之有年的傳統中代代交接、循環,延續人、物、地、設計與社會間緊密相連的關係。

這也是鄭陸霖持續努力的方向。

創辦DxS Lab 設計X社會實驗室、籌辦大稻埕國際藝術節,如今,出版《尋常的社會設計》也不只是單本計畫,全系列將有五本書籍,未來預計以每一到二年的頻率出版,集結鄭陸霖各門課程共十五個設計案例,包含設計史、民藝、日常萬物等,剖析設計與社會學的交集,因為「來自社會,就要回到社會啊!」

設計X社會:

  1. 中年後的人生,使我們的肌肉與神經對著萬物開始敏感起來
  2. 玩遊戲可以變健康?設計師:希望培養大家喝水習慣
  3. 人類其實是充滿問題的智障設計!
  4. 卡爾拉格斐:我的設計絕對不會重複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