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俞萱 岩井俊二刻劃的純情有張卑劣的臉,它的索討盡是它無度的獻身──藤井樹的借書卡、渡邊博子寄給死者的信、夏薺的池畔賭注、花撒下的謊、愛麗絲的紅心A、真白的隱形戒指、烏瑪索的中國面具……。那卑劣是假面,底下燒著純情的烈焰。烈焰盲目、不懂算計、毫無保留,若沒有一層世故的假面,純情就瞬間燒光一切,連它自己也不放過。 純情仰賴偽裝,所愛才能全身而退。 完整文章
文/吳俞萱 親愛的岩井俊二: 女孩站在頂樓的邊緣,任雨水猛烈劈打。男孩走向她的背後,為她撐起傘來,任雨水猛烈劈打在自己身上。即使男孩不明白女孩的煩憂,仍決定要跟她站在一起,為她遮蔽那些煩憂。如果可以,他情願自己來承擔她所有暴雨般的心事──這部庵野秀明執導的電影《式日》,由你飾演那個癡情的男孩。鏡頭裡殉身式的純愛情結,也是你作品母題的一種形象化再現。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每場講座都會有結束的時候,但聽導演張大磊的講座,結束的感覺不完全像是「終結」,比較像是句子跟句子之間的「換氣」,只不過你知道上一句話已經完全的結束了。因此,張大磊與作家陳德政對談講座的聽眾,講座結束後仍然在座位上等待著。 完整文章
文/犁客;照片提供/莊培園 雖然全世界使用華語的人口數量龐大,但因種種因素,在臺灣從事出版工作,總會覺得市場似乎很小,閱讀人口似乎很少,無論怎麼努力,銷量就是只有那麼一點點。要進軍中國市場,可能得要處理一些限制,但除此之外,彷彿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再使得上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