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爾蓋曼:神話的樂趣在於,你讀了,把它變成自己的,然後再說給別人聽⋯⋯

文/尼爾.蓋曼 如果要把神話故事按喜愛的程度排列,就跟選出愛吃的料理一樣困難。(有幾天晚上你可能想吃泰國菜,某幾天想吃壽司當晚餐,而其他晚餐時刻,你渴望嘗到從小吃到大的簡單家常菜。)但假如一定要我說出喜歡的,大概就是北歐神話了。 我初識阿斯嘉與那裡的居民,是在孩提時代。我那時還不到七歲,捧讀美國漫畫…

【果子離群索書】卡夫卡的恐懼源頭:噢!父親

讀了卡夫卡《噢!父親》之後發現,要瞭解卡夫卡,要讀懂卡夫卡作品,從他致父親這封三萬五千字譯文的長信入門,是條捷徑。 卡夫卡《噢!父親》與王爾德《獄中記》兩封信,讓人讀後心情沈重。《獄中記》是愛恨交織的交響曲,充滿情意,但更多的是控訴,控訴收信人的無情無義與少不更事。《噢!父親》訴說父親帶給他的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