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如果要回應衛城出版總編輯,同時也是《卡提耶-布列松:二十世紀的眼睛》責編惠菁在新版為這本書所下的書名,似乎「世界就是他的工作室」(第七章篇名)做為本文標題,便能將時間與空間的脈絡定位,也將卡提耶-布列松的成就與影響畫出了輪廓。 完整文章
我自小養成的癖好之一,是觀察大眾運輸工具上的人。衣著、髮型、配件、妝容、手上滑的APP或讀的書,看人像張發票,記不清楚在哪消費的,條碼和金額卻陸續透露線索,引誘你進一步推敲。這人年紀多大,是什麼身分職業,回家路上或赴著什麼約,跟旁邊的人有沒有曖昧。有次在木柵線上看到三十出頭歲的微禿男子在看平裝本的《Perdido Street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