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端午節咱們愛國詩人屈原的事蹟就會被拿出來談一次。這兩年我看有些公知覺青,認為屈原其實是「楚獨主義份子」,反對強秦的和平協定與兼併。當然啦,這個說法有點似是而非,想要以古喻今,還是端看我們如何看待當前國際形勢與國家定位。 但我覺得有個更微妙的問題——歷史課學了那麼多愛國詩人或詞人,他們到底想統一還是想獨立呢? 完整文章
經過這幾日的網路瘋轉,某校性侵事件衍生出的道歉、復學、輿論,解職的各種流動,副本已經被刷了好幾輪。我自己任職學術圈,雖不願聽「貴圈真亂」這酸訕語,但我圈派系權力結構之複雜,師友內幕黑函之疊嶂,數年間所見之怪現狀幾難勝數。一方面眼見鄉民網友幫高調的萬人響應,但另一方面圈內邪教何止某校系,五嶽劍派盟主又何止滅絕師太或岳不群而已。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