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留學時:家族的善意謊言與未竟的轉型正義──讀《來自清水的孩子》

文/李律 記得在念大學的時候,有一年的金馬影展曾經企劃過艾彌兒.庫斯杜利卡專題,播放這位南斯拉夫導演的著名作品。其中有一部完成於1985年的電影《爸爸出差時》,得到了當年的坎城金棕櫚獎。電影的片名饒富趣味,之所以叫做「爸爸出差時」,指的就是南斯拉夫在高壓極權統治時期,劇中小男孩的爸爸被當局逮捕送到礦…

原地流變

文/胡淑雯 光復後不久,王添灯省議員在議會質詢戰後留在倉庫的物資去向。 「倉庫裡的米、糖、樟腦到哪裡去了?」 大家都知道,這些東西早被偷運到大陸出售,鉅額貨款也早已由貪官汙吏們分贓。 可是物資局長卻毫無羞恥地回答: 「全都被盜了。」 王議員又問: 「專賣局倉庫裡的七十公斤鴉片到哪兒去了?」 專賣局長…

史諾登:對於人民隱私的尊重,才能衡量一個國家的自由

文/愛德華‧史諾登;譯/蕭美惠、鄭勝得 我的名字是愛德華.約瑟夫.史諾登。我曾經為政府服務,但現在,我為民眾服務。我花了將近三十年才明白這是有差別的,而當我明白時,我在辦公室惹出了一些紕漏。結果,我現在把時間都用於保護民眾不受我以前身分的危害—一個中情局(CIA)和國安局(NSA)的間諜,又一個自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