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伊格言 1 當你吹滅我瞳孔中的幻影黑暗中我便失去了眼睛 2 像一段誤入歧途的早晨,灰塵裡停止生長的日光貝貝,我想和你說話但我忘記擁抱的文法已很久了 3 每個夜晚,我凝視螢幕上萬朵幻覺泅泳的海面燈塔暈光中,泡沫般的對話框裡你沉靜消逝又出現 當我身上每一雙眼晴都凝視著二十四分之一秒的你──貝貝,生命實在太漫長了啊我多麼害怕醒來時發現自己只是你所有顯像的殘影 ※ 完整文章
文/陳繁齊 我想聽你說 你其實很好 聽你說,你已經很棒了 儘管我不是每次 都做得那麼得體 我想要你看我 如同看見火 總是多那麼一秒 偷偷地 想成為飛蛾 我想收到你 終於鬆綁的溫柔 解鎖每一本日記 讓我佔有你所有隱晦的語言 埋伏在你每每和我傾吐時 繞的那條小路 我想要你在讀詩的時候 把信任交給我 我才能輕易地 從你心裡偷來一些東西 守護一輩子 ※ 本文摘自《那些最靠近你的》,立即前往試讀►►►完整文章
文/銀色快手 釀一首詩,需要多久時間? 愛一個人,需要多久時間才能忘卻? 前些日子賈木許的《派特森》擊中我,領悟到很深類似佛家或禪理的東西,那是在故事中一再被提醒的,我們的生活有大部分也在銀幕上重現,在重現的過程,真實是被模仿的,不是複製真實,而是創造另一個真實。 租來的 DVD 完整文章
我們定義詩,總喜歡引「詩言志」這句儒家的美學教養當作標準答案——詩歌的功能在於表述雅正的志向,具備教化功能。但即便如此,就我所知的文學作品中,不把鄉民最愛創作的藏頭詩列入的話,情詩終究還是比言之諄諄的作品更具備感染力,比曇花短,比愛情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