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子午 小燈泡案過後三年,我對於精神障礙者為何會走上犯罪之路的困惑未曾止息。二○一八年臺中又發生牙醫師遭思覺失調症患者刺死命案,我經過長期的調查與走訪,貼近受害與加害者雙方的第一手證言,以及法庭現場紀錄、精神鑑定醫師的主張,由此個案探看坦露其中的結構性問題。 加害者的世界:修行前,他有「必須完成的要務」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