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賀景濱 我回到哈克夏廣場附近的洲際人工智慧旅店(Continental Intelligence Artificielle, CIA)。一進門,咖啡機剛好滴下最後一滴汁液,獻上一杯完美比例的卡布奇諾。他們什麼都算好了,大概在我進入旅店大門那刻,他們已經推導出我對咖啡因和奶泡的渴望。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從有小說開始,探究的大抵離不開命運與自由意志的對抗,」賀景濱出版作品不多,卻總在書寫故事之外,探討更巨大、抽象的命題。出版上一本著作《去年在阿魯吧》已是近十年前的事,賀景濱的小說新作《我們幹過的蠢事》裡,探究的是撰寫前作時迴盪心中的提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