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金炫我;譯/謝麗玲 女病患確診的那個混亂夜晚,我買了牛膝骨湯放到媽媽面前,然後戴著口罩坐在遠處。媽媽的腳仍然發腫,走路一瘸一拐。她碰都沒碰牛膝骨湯,逕自哭了起來,好像自己的女兒已經感染了 MERS 一樣。 媽媽像是死期將至的獨立運動人士,以悲壯的語氣說:「我要待在這裡。要死一起死,要活也該一起活才是。」 完整文章
文/林怡岑(林小捲) 當接下《我是護理師》推薦序任務時我是感到驚喜的,盼了這麼久終於出現在這領域有人能站出來用文字的方式,讓大家認識並正視「護理師」這份特殊職業。雖然在臨床的我還只是個小螺絲釘,有這份殊榮能為前輩著作寫推薦序,備感萬分榮幸。 完整文章
文/金炫我;譯/謝麗玲 回想自己還是新進護理師時,有位從外地上來的學姊自己租房子生活,為了照護病人經常顧不上吃飯,老是吃胃藥而不是食物。 某天她說:「我媽如果知道我的工作是這樣,肯定立刻把我拖回家吧?」 另一位學姊則因片刻都無法離開病人身邊,經常憋尿,最後得了膀胱炎。 她附和:「我爸應該會哭吧。別看我這樣,我可是我爸的心肝寶貝呢。」 四處都爆出輕笑聲。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