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蒙時期的首級讀品──《漢聲小百科》

文/楊富閔 記不得家裡那套小百科購入的年代,只聽說書商到鄉里推薦,母親眼見同輩媳婦瘋狂下單,不服輸的她袖子挽起加入團購。我有印象小百科就站在書櫃最底層了,重量不輕的小百科不能擺太高,放低安全又好取閱,它是我童蒙時首級讀品,現在是我捨不得割愛的頂級收藏品、精品,《漢聲小百科》於我是知識源頭活水、是童書…

「自己生活的世界,就是一本豐富複雜的大書。」──專訪楊富閔

文/犁客 「2010年我在唸研究所,出版了《花甲男孩》;」楊富閔說,「後來《花甲》改編成電視劇、現在《我的媽媽欠栽培》要搬上舞台,我忽然發現時間也過十年了。」 看到相當年輕、像個學生的種楊富閔,總有種他還是「文壇新秀」的錯覺,「雖然不覺得已經過了這麼久,可是時間就很快;」楊富閔笑道,「當年覺得唸書的…

對年幼的我而言,騎樓是童年發生的所在,只有騎樓才能體現挨家挨戶四字之精髓⋯⋯

文/楊富閔 號作騎樓也好、亭仔跤亦可、多數人則叫它亭仔腳,我很早就發現自己的語言文字離不開它──亭仔腳有時平鋪著與家屋同款的地磚,一如客廳之延長;也像馬路左右延伸特殊空間,隱隱然結構我出生至今二十五年來觀看世界的角度、盲點與成見── 亭仔腳是我書寫的位置:關於文學也關於身世。 最原初記憶是四歲,我站…

我們都有一個做什麼事都行的老母,也都有一個欠栽培的媽媽

文/楊富閔 「媽媽,今天有沒有八卦?」 不知何時開始固定打電話給她,這是我們開場的第一句話,日常的瑣碎的無聊事,通常講幾分鐘就掛掉,如果發現當天話題有發展潛力,她就會說:「你等一下,我打給你,比較便宜。」不外乎婚喪喜慶紅白包、阿嬤的近況、妹妹又長高多少,有時她會分享一下讀我文章的簡單看法。我報紙的專…

歌劇贈票活動|楊富閔《我的媽媽欠栽培》在舞台上

◎ 楊富閔的心靈小史,語言符碼的跨界想像,看見文學與音樂、文學與偶劇、文學與「文學」的轉譯交錯。五感全開,活跳展演二十一世紀有聲的文學!   ◎ 臺北市立國樂團主辦的 2019「臺北市傳統藝術季」,將楊富閔的散文作品《我的媽媽欠栽培》搬上舞台,以母親為軸心,描寫臺灣媽媽們看似什麼都會,總是為家庭奉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