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莊祖欣,整理/犁客 出國唸書之前,莊祖欣沒有自己下廚的習慣。當時她住在台北市中心,沒必要學做菜,況且父親從來不讓她和妹妹莊祖宜下廚──因為他老擔心兩個女兒不留神爐火,把房子燒了。出國之後,莊祖欣開始做菜的原因,也不是興趣,而是「餓」。 新書《我的森林廚房》前言,莊祖欣這麼寫: 完整文章
文/莊祖欣 一位嫁給德國人的中國女朋友曾跟我說,當她第一次把德國男友介紹給家鄉的父母認識時,男友很有歐式禮貌地要跟她父親握手,中國父親坐在老爺太師椅裡,上下打量這個老外,沒起身,更別說握手了,「坐」,他說,抬抬鼻尖示意一旁的板凳,「談談你對你們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有什麼想法。」德國青年腦袋裡「轟隆!」一陣,心想這是什麼初次見面的問候語? 完整文章
文/莊祖欣 晚飯中,在英國上學的老大打 Skype 回家,說為寫英文作文焦頭爛額,拜託媽媽給點建議。 他說題目和提示重點下午已用 Whatsapp 傳給我了,「看到了嗎?什麼?還沒看?」所以放下碗筷,起身去手提包裡翻出手機,發現,啊~真的,兒子寄來了七、八則訊息,包括英國報紙上的社論連結、老師給的範文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