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愛麗絲 英國小說家、記者哈瑞伊.昆祖魯(Hari Kunzru)曾於《紐約時報書評》中寫道:「過去,我常強迫自己完成我開始的一切,我認為這在年輕時是很好的紀律。但是,一旦你確立了自己的品味,基於人的生命與金錢都有限,讀完一本爛書簡直令人作嘔。」人生有限,但書籍總量與待讀清單彷彿無窮無盡,讓讀者總須仔細思量與選擇。 那麼,現代社會中,全世界一共有幾本書?根據 2010 年 完整文章
文/艾比.渥克斯曼;譯/吳宜璇 妮娜坐在浴室的地板上,頭靠著浴缸。脖子後面滿是汗水,手無力地攤在瓷磚地板上。她沒有吐,但是當湯姆把她抱進門時,她小聲地要求將她放在浴室裡。現在她只想要獨處,但他正在房間裡面四處走動,做這做那的。她想要他離開;她想要將她的住處像隱身斗篷一樣把自己完全蓋起來。 完整文章
文/艾比.渥克斯曼;譯/吳宜璇 有些人不愛看書。妮娜曾經見過這類人。他們走進書店問路,然後當他們意識到自己被成堆奇特的長方形紙張包圍時,會露出一臉困惑的表情。誰知道呢,也許他們本身就過著充滿幻想樂趣的生活,也說不定他們是被無法接觸乾燥印刷紙張的海星撫養長大的,妮娜感到抱歉,但忍不住在心中評斷著這些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