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彼得.渥雷本 松鼠媽媽照顧孩子的方式,完全是自我犧牲的。 那是一九九六年一個熱到讓人汗流浹背的夏日。為了消暑,妻子米利暗和我在花園裡的樹蔭下搭起了充氣的橡皮戲水池,我和兩個孩子就這樣坐在水中,津津有味地啃著清涼多汁的西瓜。突然間我從眼角餘光瞄到一些動靜,一團銹褐色的小東西正朝我們的方向蹦跳而來,中途還不斷伴隨著短暫的停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