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名〈從思考到科學的思考〉,為《「科學的思考」九堂課》推薦序 不管在什麼地方,當你問「這個社會的人是否不太思考?」身邊的人八成會同意。然而,同意這個說法,並不代表他了解思考是什麼,以及思考為何重要。 完整文章
任何關於教育的爭議,不論是文言文、多元性別、本土意識,還是建構式數學,在正反多方論戰之餘,總有人提出「得要回到教育的目的來看,才知道什麼內容恰當」。我完全同意這個主張:教育政策是為了達到特定好目的的工具,要知道教育應該怎麼做,得要知道辦教育的目的是什麼。 上述教育爭議,是出現在國小至高中。這個階段在過去分成兩個部分: 國民基本教育 其他(中等教育、為了上大學準備的銜接教育) 完整文章
現代社會最難解決的爭議,常常是那些涉及多元價值的爭議:兩群人對於事實有共識,但對於價值沒有共識,因此意見仍然相左。這種爭議很難解決,因為衝突並不是發生在那些可以藉由科學和邏輯來判斷對錯的議題上,而是發生在雙方對於「什麼是美好人生?」的價值判斷上。 完整文章
美國聖母大學哲學教授葛汀(Gary Gutting)是紐約時報的哲學時事專欄「石頭」(the stone)的作者之一,最近台灣引進了他的新書《哲學能做什麼?》(What philosophy can do?),實際演示哲學可以怎麼「用」在社會上。前一篇文章〈你的筆戰能突破「知識論的循環」嗎?〉介紹了葛汀在公共討論上的好建議,雖然有點跳痛,但以下我們來看看他對資本主義和高等教育的看法。 完整文章
葛汀(Gary Gutting)是美國聖母大學哲學教授,也是紐約時報的哲學時事專欄「石頭」(the stone)的作者之一,最近台灣引進了他的新書《哲學能做什麼?》(What philosophy can do?),在這本書裡,葛汀實際演示哲學家發明的概念或方法可以怎樣在討論社會議題的時候幫上忙。他選來當例子的議題包括氣候科學、精神醫學、宗教、工作與快樂、教育與資本主義等等。 完整文章
有些人不喜歡「在人際互動中找到自己」這個作文題目。有人認為它很遜,看起來像內容農場的勵志文章標題,有人指出這個題目對那些不擅長人際關係的人不公平,也有人挑明了說:別傻了,在人際互動裡根本找不到自己,因為大家都只會互相傷害而已。我在一定程度上同意上述看法,不過我想提出另一個猜測來說明為什麼「在人際互動中找到自己」不是恰當的作文題目,並進一步指出,這個缺失最終源自於國文科不恰當的作文品味。 完整文章
粗略來說,「自相矛盾」的意思是指你相信一組不會同時成立的事情,例如「小青是女的」跟「小青是單身漢」。不管是在生活上還是邏輯上,矛盾都不好,不過背後的原因不太一樣。 在形式邏輯領域(formal logic),大家不喜歡矛盾,是基於一個有點宅的原因:在古典邏輯(classic 完整文章
人應該如何對待其他生物?沒有人可以真的避開這個問題。或許你認為我們只需要注意自己如何對待其他人就好,不用思考該如何對待生物,但當你這樣說的時候,你其實已經為「人應該如何對待其他動物?」這個問題預設了特定答案:隨便。 有些人確實認為說,雖然我們不能任意對待其他人類,但我們可以任意對待其他生物,因為道德只介於人與人之間。以哲學術語來說,這些人認為,只有人類享有道德地位(moral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