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後現代文化研究期刊《社會文本》(Social Text)刊登了一篇文章:〈逾越邊境—朝向一個轉型的量子重力詮釋學〉。[1]這篇文章的名字很難懂,內容也沒有比較簡單。人文領域出現難懂的研究並不令人驚訝,令人驚訝的是,這篇文章的作者索卡(Alan Sokal,紐約大學的物理學家)後來公開表示他完全是亂寫的。 完整文章
衛福部啟用1966長照專線,行政院長賴清德在致詞時說明了長照政策的進展和預算增加的現況,也順便提及有照服員認為月薪三萬太低,賴清德表示照服是善事,並以「做功德」回應。 剛好,在上個月的一場講座裡,有個聽眾跟大家分享他的困擾。他是社工,在現在的台灣,社工跟照服員類似,長工時、高度情緒勞動、不成比例的薪資。當這位常被迫加班的聽眾向上級提出抗議,上級問:「你放假,個案怎麼辦?」 完整文章
文/沃草 Watchout 戴著帽子,高高的清瘦身影,朱家安站在台前,手拿著簡報筆,這對他來說是個不陌生的場景,更是他身為專職哲學普及工作者的日常。 關注社會議題的人,大概都曉得朱家安這號人物,他經營部落格「哲學哲學雞蛋糕」,將哲學帶入時事議題作討論,讀者更喜歡親暱地稱他一聲「腦闆」。 完整文章
如果人可以跟同性結婚,那人可以跟摩天輪結婚嗎?類似的問題護家盟很常問,但其實沒在想。然而,有鑑於整個婚姻改革的進展,似乎就是奠基於其他人替護家盟思考他們沒在想的問題,我現在就來想想這個問題。 WTF?人跟摩天輪耶 人跟摩天輪結婚?這個提案乍看之下令人難以理解。這個難以理解已經不只是「人跟摩天輪結婚很奇怪?」,而是「人跟摩天輪結婚如何可能?」了: 完整文章
人有義務要學科學嗎?這樣問好像有點奇怪,因為在現代,要叫人學科學,我們似乎不需要動用到義務:醫學、理工和生物科技如此熱門,顯示了科學知識和技能的市場優勢。然而即便如此,台灣似乎也沒有成為科學精神瀰漫的社會,我們在臉書和line上分享經過媒體扭曲和誇大的「英國研究」,在各種攸關生活品質甚至生死的議題諸如美容、食品、保健,我們則往往面臨偽科學的威脅。 完整文章
※本文原名〈從思考到科學的思考〉,為《「科學的思考」九堂課》推薦序 不管在什麼地方,當你問「這個社會的人是否不太思考?」身邊的人八成會同意。然而,同意這個說法,並不代表他了解思考是什麼,以及思考為何重要。 完整文章
任何關於教育的爭議,不論是文言文、多元性別、本土意識,還是建構式數學,在正反多方論戰之餘,總有人提出「得要回到教育的目的來看,才知道什麼內容恰當」。我完全同意這個主張:教育政策是為了達到特定好目的的工具,要知道教育應該怎麼做,得要知道辦教育的目的是什麼。 上述教育爭議,是出現在國小至高中。這個階段在過去分成兩個部分: 國民基本教育 其他(中等教育、為了上大學準備的銜接教育) 完整文章
現代社會最難解決的爭議,常常是那些涉及多元價值的爭議:兩群人對於事實有共識,但對於價值沒有共識,因此意見仍然相左。這種爭議很難解決,因為衝突並不是發生在那些可以藉由科學和邏輯來判斷對錯的議題上,而是發生在雙方對於「什麼是美好人生?」的價值判斷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