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沒關係》這本圖像小說畫得很漂亮,看了心情會很差,因為每個故事都跟性騷擾和性侵有關。書名取得很好,因為很多人並不知道有些事情並不是沒關係。 例如我臉書上過去一個月最多人留言的文,是一則關於電玩的新聞,講將近六成女性玩家為了避免被騷擾會刻意隱藏性別。在貼文底下,超級多人現身說法。又例如我往往發現,當自己跟女性友人公開發表幾乎一模一樣的政治意見,他們受到的批評和羞辱會是我的好幾倍。 完整文章
我在2018開始嘗試直播寫稿:用雲端服務寫作,開放其他人閱覽和提供意見。一開始我不確定這是不是好點子,我跟多數人一樣不喜歡寫東西的時候身後有人盯著。不過在第一篇直播寫稿的文章上線之後,我幾乎用直播寫稿寫所有的文章,三年來我已經用這方法生產超過一百篇文章。 完整文章
答案是可以,但應該要有人指出相關社會觀念的問題,而且只要我們足夠謹慎,這些都可以和製作電影的言論自由不衝突。 電影《消失的情人節》在金馬獎得到五個獎項,然而一些人批評電影內容涉及美化性騷擾,把實際上是性騷擾、侵犯身體自主並涉及犯罪的事情,呈現得像是浪漫並令人同情的事情。這種批評不意外被說是「過於政治正確」,並被一些人指控是在試圖約束創作自由和言論自由。 完整文章
生命意義的問題難回答,在我看來,其中一種原因是歧義。「意義」是常見詞彙,有很多種意思,其實當中有一種意思就是在問意思: 大門:「怠慢」的意義是什麼? 丁丁:就是說你的行為不夠用心,因此對人不禮貌,或者在工作上不周全。 「意義」的第二種意思是可達成的效果: 丁丁:都已經確定買不到票了,你現在對自己生氣有什麼意義? 完整文章
「台大哲學桂冠獎」是台大的論說文比賽,已經辦了十一屆,每年學生都可以從幾個題目裡選自己感興趣的來寫文章參賽。今年其中一個題目是「比賽就是要贏嗎?」我受邀去講前導講座,分享我對這個問題的理解和一些思考方向,我把講座內容整理在下面。 我自己沒有什麼參加競賽的經驗,所以事前請教了一些朋友,也開了Clubhouse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