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是可以,但應該要有人指出相關社會觀念的問題,而且只要我們足夠謹慎,這些都可以和製作電影的言論自由不衝突。 電影《消失的情人節》在金馬獎得到五個獎項,然而一些人批評電影內容涉及美化性騷擾,把實際上是性騷擾、侵犯身體自主並涉及犯罪的事情,呈現得像是浪漫並令人同情的事情。這種批評不意外被說是「過於政治正確」,並被一些人指控是在試圖約束創作自由和言論自由。 完整文章
生命意義的問題難回答,在我看來,其中一種原因是歧義。「意義」是常見詞彙,有很多種意思,其實當中有一種意思就是在問意思: 大門:「怠慢」的意義是什麼? 丁丁:就是說你的行為不夠用心,因此對人不禮貌,或者在工作上不周全。 「意義」的第二種意思是可達成的效果: 丁丁:都已經確定買不到票了,你現在對自己生氣有什麼意義? 完整文章
「台大哲學桂冠獎」是台大的論說文比賽,已經辦了十一屆,每年學生都可以從幾個題目裡選自己感興趣的來寫文章參賽。今年其中一個題目是「比賽就是要贏嗎?」我受邀去講前導講座,分享我對這個問題的理解和一些思考方向,我把講座內容整理在下面。 我自己沒有什麼參加競賽的經驗,所以事前請教了一些朋友,也開了Clubhouse 完整文章
文/林立青 這週因為滑到朱家安的臉書,於是用電子書買了桑德爾的新書《成功的反思:混亂世局中,我們必須重新學習的一堂課》,看完以後發現這本書不只是引戰,而是對著左派右派說:你們都是虛偽、自私、傲慢又自以為是的菁英份子! 有這麼嚴重嗎? 完整文章
這篇文章分享一個我覺得很受用的觀念,這個觀念很神奇,可以讓你做事情更有自信同時又更謙卑:看出不完整的東西的意義,看出進展的價值。 做一半,不如不做? 有時候我們會因為無法徹底解決問題,而認為努力和嘗試並不值得,像是: 什麼是心靈?怎樣才是正確的道德原則?哲學問題到底沒有答案?如果沒有,我們為什麼要花時間學習和研究哲學? 完整文章
響應今年學測冰箱之亂,我在臉書舉辦「#如果哲學家有一座冰箱」大接龍,這篇文章挑其中一些我覺得好玩的來稍微說明一下: 泰利斯:我們的冰箱是水做的 畢達哥拉斯:泰利斯,沒人這樣賣冰箱的,你應該強調價位和省電之類的數字 赫拉克利特:你不可能打開同一個冰箱兩次 齊諾:你根本不可能打開冰箱 蘇格拉底:最有料的冰箱,就是知道自己裡面什麼都沒有的冰箱 完整文章
先說結論:首先,譴責受害者之所以流行,並不是因為它們能有效對抗犯罪,而是因為它們符合社會對女性的想像,並讓人有對女性說教的機會。再來,譴責受害者不是好主意,因為目前大部分譴責受害者的說法並不是在減少性犯罪,而是減少女性的自由和願意發聲的受害者數量。 完整文章
先說我的結論:可以,因為就算假設男人擁有受精卵,他們也不擁有「懷孕服務」。 在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上,最近有人提案修正《優生保健法》第9條關於「中止懷孕」的但書。以現行條文來說,若不是因為疾病、生命危險、因強暴懷孕等理由,已婚女人若要中止懷孕,必須取得配偶同意。提案人認為這剝奪女性身體自主,讓配偶什麼都不需要做,就能讓已經懷孕的女性無法接受合法的中止懷孕措施。 連續劇等級的鬥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