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航機師罷工,許多人沒飛機搭。你可以想像更慘的罷工嗎? 我可以。 四零年代大多電梯還需要人工操作。1945年,紐約的一萬多個電梯操作員罷工,影響超過一千棟建築物,包括帝國大廈。帝國大廈當時是世界第一高的大樓,一百零二層。 想像一下你的辦公室就在帝國大廈,二十樓就好了。 完整文章
亞洲的家庭觀念比歐美濃厚,在台灣,從幫忙做家事、照顧父母,到選擇父母期待的學業、事業和伴侶,我們很容易同意小孩對父母負有各種責任。 然而,這些責任有恰當的基礎嗎?若僅僅依靠「他是你父母」這個事實,能推論出多少責任和義務?瑞士哲學家布萊許(Barbara Bleisch)在《為什麼我們不欠父母?》這本書裡,致力於思考這些傷感情的問題。 完整文章
這幾天重玩任天堂Switch上的《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覺得遊戲體驗還是很好,探險和戰鬥都一樣有新奇感,完全不像是一年前已經玩到終章過的遊戲。能有這效果,除了我記性差之外,我相信也有賴《曠野之息》的特殊遊戲設計,在這篇文章裡,我將試著說明:有些特定原因,讓《曠野之息》成為適合二度遊玩的遊戲。 給不是玩家的人的背景介紹 完整文章
假設你在家庭方面觀念傳統,認為人就是該成家養育下一代。假設我在性方面很淫亂,你會認為政府應該禁止我結婚來「懲罰」或「矯正」我嗎? 你不會,因為這哪招?也太跳痛了! 事實上,那些家庭觀念傳統的人,遇見遊戲人間的晚輩,可能會講的建議反而是「談個穩定的感情,然後結婚定下來」。 當主角是異性戀的時候,這些人不會說淫亂的人沒資格結婚,正好相反:婚姻是淫亂的解決方案。 完整文章
人人都該有投票權,過去黑人和女人不能投票,那是因為過去我們錯了。在現代,全民民主理所當然到你不會意識到它的存在。然而,在《反民主》裡,哲學家布倫南(Jason Brennan)主張這種看法才是錯的,而且它會讓民主更糟。你有理由看看布倫南的說法,因為如果他是對的,我們麻煩就大了。 完整文章
幾天前在台北地下街看到一些coser,覺得很好。他們的存在讓這個環境變有趣,走在路上有更多好玩的東西可以看。 我對cosplay文化不了解,記得之前聽過圈內討論,要不要自我規範,在活動場地外卸下裝扮,以免破壞社會對這個文化的觀感。 我支持coser在公共場合維持扮裝。 完整文章
十幾年來,更多人從事知識普及工作,他們介紹學術或產業的專業內容給一般大眾,並以此賺外快甚至謀生。在過去,這只有出版社、電台、電視台能做到,網路的興起,讓個人成為可行的普及單位:只要有能上網的電腦,你就可以寫文章,如果你想用影片呈現,也總是有買得起的軟硬體。 完整文章
2018/09/27─2018/09/30 【熱青年─我的熱情,我的價值】系列講座 那些與我們身處同個地方,有著不同膚色、穿著不同服裝、說著不同語言的人們,你都怎麼稱呼呢?是外勞?移工?在One-Forty裡,他們是家人、是朋友,是與我們一樣努力打拼、有著夢想的存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