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家安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我接觸過許多熱情的老師(及家長),他們希望自己能帶學生進行哲學討論,增加學生的理解和思考力。但這些老師往往對自己的能力和反應沒有自信。他們害怕自己無法回應學生天外飛來一筆的回答、擔心不同意見的學生吵起來,也憂慮自己帶討論最後會變成沒中心的發散閒談。 這些擔憂很合理,不過解決方案是存在的。 這篇文章是我替《影響孩子一生的慢思妙答》寫的導讀: 完整文章
任何專業都需要訓練,普及也是一門專業,「專家」不會自動成為「普及的專家」。 我大概是少數在台灣純粹靠哲學普及過活的人,意思是說,光靠哲學普及課程和寫作的收入,就能讓我維持穩定生活。大部分的圈內人知道這件事情都滿驚訝的,我想十年前的我如果知道這件事情,也會很驚訝。以下我介紹自身哲學訓練和普及工作的歷程,並分析從事知識傳播工作需要哪些能力。 完整文章
身為政治動物,「認同」對人類有魔法效果。當人認為自己屬於特定群體,他會以自己身為其一員而自豪、以不同方式對待自己人和外人、願意為了群體犧牲自己的福祉。 道德心理學家海德特(Jonathan Haidt)認為這種傾向有演化上的基礎。遠古時候,人類的存活有賴群聚合作,而群聚合作需要穩定聯盟。要維持聯盟的穩定,人需要敏銳辨認敵我線索,區分自己人、敵人和背叛者,並以不同情緒態度面對他們。[1] 完整文章
你手上握著雞蛋,知道手放開雞蛋會摔碎在地上。你不想要雞蛋摔碎,所以謹慎握好。一般來說,我們認為原因是客觀的,跟價值、喜好無關。「手放開」會是「雞蛋摔碎」的原因,這是一個客觀事實,跟我們對手、雞蛋、地板的看法無關。掌握因果關係,讓人類可以跟世界正常互動。 不過有些哲學家認為上述看法不完全對。 2009年,加州理工學院的希區考克(Christopher 完整文章
在現代,我們不可能避開關於價值和道德的討論,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意識到這一點。有些人會說這些討論註定無謂,因為「價值和道德都是人定義的,你的錯,有時候是他的對」、「你幾乎不可能說服立場不同的人」,對於這種人來說,下面這些問題不但沒有標準答案,就算硬要討論,也不會有進展: 基本薪資應該調高三千塊嗎? 國高中必修古文,有灌輸大中國意識的疑慮嗎? 人有沒有權利仇恨特定族群? 同性婚姻該合法化嗎? 完整文章
假設你們公司是做沙發的,你們致力於生產舒適的產品,價格比別人貴,但大致上都能提供顧客更好的休憩體驗。假設你的顧客也都非常重視舒適度,那很好,但如果有些顧客只是覺得家裡缺個沙發,對於沙發的各種項目評估還沒有頭緒,那你該怎麼做,才能讓他們想起舒適的重要性,並「發現」你們家的沙發正好符合他的需求? 行銷學者曼德爾(Naomi Mandel)和強森(Eric 完整文章
「政治正確」這概念在台灣廣泛使用的時間約十幾年,它出現的時候,通常都是被倒著用:「你這樣這樣政治不正確」、「你要那樣那樣才算政治正確」。政治正確通常涉及公共生活裡的弱勢和少數。粗略來說,當你的發言和舉措有一定公共性,並且對弱勢族群不利,就有政治不正確的危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