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石繼航 又是一個枯冷的冬天,木葉盡脫、滿地寒霜,北風傳來清冷寒冽的氣息,夜空中恍如天河之沙般的粒粒寒星也格外明澈。我總是對物候的變化特別地敏感,每個冬天,在我的記憶中,總有一縷縷模糊卻難忘的痕跡。古人說:「冬者歲之餘,夜者日之餘,陰雨者時之餘也」。細算一下,確實,幾乎每年的冬天裡,都是我著書最有效的日子。 完整文章
側記/Mitty Wu 「這個社會文不文明,要看這個社會如何對待他的古代。」 羅智成《諸子之書》的構想來自他學生時代面對各式穿統典籍的感觸,希望賦予這些久遠的心靈現代化的體悟,不過度依賴真實的歷史或是文化,只要是感到興趣的精采古人,他都會加以虛構的想像與個人的解讀,進而編織成有趣的篇章。 完整文章
文/陳克華 「詩想」一路寫了幾年,我想談的,表面上也許是詩,但其實是人。人的品質。 寫詩的人,應否具備某種程度上的「詩的美德」──既然詩人在許多時候並不抗拒享有社會名聲、地位,甚至金錢,和來自大眾的榮寵? 但何謂詩?何謂詩人?又何來詩的「美德」? 梁實秋引西哲的話說歷史裡的詩人看似神聖,但住在隔壁的詩人往往只是個笑話。這個「笑」裡,除了可能的有趣、怪誕,可還藏有幾分輕蔑和不屑? 完整文章
這幾個月文白之爭戰到遍地烽火,我這專欄或別人的專欄每天洗版引戰,但論戰這詞說起來大旗昭昭,其實也不過就貴圈的小茶壺小事件,可能真的像鄉民那句名言,喊聲時萬人響應,實際上不知道幾人親臨到場。 完整文章
批踢踢鄉民喜歡玩一個無聊的老哏,記憶中某個藝人歌手曾經暴得其名,專輯狂銷電影熱賣,一夜間街知巷聞,但分明也沒傳出被封殺或婚嫁的新聞,就又忽然銷聲匿跡了,影劇版絲毫無掌故皆無可供考索,也再無狗仔能窮盡其行蹤。時隔經年,偏偏又會有好記憶力的鄉民舊事再提,上八卦版問「□□□現在在幹嘛?」這時鄉民們就會因題作答,根據提問的時間回答□□□在吃飯、宵夜或準備睡覺。 完整文章
之前說過,我初任教職兵馬倥傯的動盪時光裡,兼職代庖教過幾年的詞選。我們現在都會講「唐詩」、「宋詞」,但相傳詞起源於李白〈菩薩蠻〉和〈憶秦娥〉,到了晚唐詞體發展就已經趨於成熟,溫庭筠、韋莊等專業詞家的出現,替爾後宋詞時代奠定了基礎,在加上「堂廡特大」的馮延巳,「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夫之詞」的李後主,「詞」這個文體於是乎正式成為宋朝文學的代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