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邦迪亞上校面對行刑槍隊時,他想起父親帶他去找冰塊那個遙遠的下午。我們不知道那個下午在邦迪亞上校與父親老邦迪亞共處的所有時光當中,是不是最開心、最懷念、最奇妙或最古怪的──這幾個形容詞,我們在《百年孤寂》裡能夠相當容易地找出上百段情節套入──但去找冰塊的那個下午,肯定有某種特別的東西勾在回憶裡,讓它成為一個生命裡的重要標記。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教人各種技術的書籍──無論那個技術是核心肌群的訓練還是記憶力,是搭訕的話術還是正念──會被讀者發現,常見的有兩種可能。 一個是讀者自己想要學習那個技術,例如這個技術可以解決讀者面對的某個難題,或者可以協助讀者達成某個目的,而閱讀一向是直接自助花費少的學習方法;二是作者或出版社暗示讀者:學這個會讓你變得更好哦。 完整文章
文/沈眠 小說是虛構的技藝,但為什麼有人要在小說裡加入真實事件?寫了真實事件,怎麼還能算是「小說」?換個角度看,虛構的時候,就完全不會用到真實事件嗎?或者,虛構的小說,就會和「真實」沒有關係嗎?《女神自助餐》作者劉芷妤,和「碎夢三部曲」作者臥斧,於2020年7月18日午後在讀字書店,以「你寫的是小說?還是真人實事?」展開了深切的討論。 沒有完全的真實,也沒有完全的虛構 完整文章
文/《風之影》、「遺忘書之墓」系列譯者 范湲 六月的薩爾斯堡,不尋常地成了陰鬱濕冷的雨季。 那天,朋友們藉由社群媒體和電郵相繼傳來訊息,我的情緒因此陷入急凍冰原。 《風之影》作者薩豐癌逝美國洛杉磯。 人若不了解死亡,便是對生命一無所知。 ──薩豐 完整文章
文字/陶晶瑩;筆訪、整理/犁客 「媽媽半夜趕劇本的寫作身影,在我生命中是很重要的一副景象,可能也帶給我很大的影響。」陶晶瑩說,「我從小比較安靜,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閱讀。」 先以歌唱出道,再以主持見長,1999年,陶晶瑩出版第一本書,成了暢銷作家──但這並不是一時興起提筆就有的結果。 完整文章
文/沐羽 從台北南下的高鐵,鄧小樺準備去參觀台南文學館的「追憶我城──香港文學年華」特展。此前數日,她在台北接受數個採訪,探訪台灣友好,又跟出版社開會,行程表排得密密麻麻是她的特色,就連到了台南,她也將會去拜訪黃崇凱。而在這恐怖的密集行程裡,她在高鐵上一邊吃早餐,一邊跟我討論《我香港,我街道》這本二月才剛出版的新書。 完整文章
文/獨步文化編輯部 說到日本本格推理小說,不少讀者想必會立即聯想出熟悉的場景:神秘的世家一族與古老大宅、充滿難以捉摸魅力的名偵探,以及機關巧妙算盡的詭奇殺人事件。你或許也會馬上想起創造出日本三大名偵探之一金田一耕助的本格推理宗師橫溝正史,但對日本人來說,還有一位全才的文學大師同樣耀眼──那就是栗本薰與她筆下的名偵探伊集院大介。 完整文章
編譯/Waiting 相信我們都曾有過上圖書館的經驗。對喜好閱讀的人來說,說不定還考慮過要當個圖書館員,幻想著一面讀書,一面坐在櫃檯後方幫民眾處理借書事宜,以及推著書車穿梭在一面面書牆之間的生活景象。 但就如同這世上的所有職業一樣,在沒有實際接觸過的情況下,只是仰賴幻想,總不免會與現實有著極大差距。不過,先別讓我們把問題看得如此嚴肅。2015年創立的文學網站LITERARY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