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寫作,更愛翻譯!讓村上春樹成為作家的《大亨小傳》

編譯/愛麗絲 村上春樹無疑是深具代表性的日本作家,其作品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供全球讀者閱讀,而他更是位出色的翻譯家,自 1981 年起開始從事翻譯,即便撰寫暢銷小說時仍持續不輟,其譯作約有 70 部已出版。對村上春樹而言,翻譯「幾乎是一種愛好」。 「我發現自己做的翻譯越來越多,」村上春樹曾在一次出版…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是書是劇都要一起「讀」!

看電影原來是種公眾活動──你怎麼理解那部電影自然是個人的事,但得換套外出服、花點交通時間、按照規定的時間進入一個黑漆漆的大房間裡、旁邊坐的人待會兒會和你同喜同悲但你根本不認識,這當然是種公眾活動。 看影集原來是種制約活動──你會在每天或每週某一天的特定時間坐在電視機前面,目不轉睛地盯著某個特定頻道,…

「說用手機讀不了書都是騙人的!」——專訪六月店長LINE台灣董事長暨執行長陳立人

文/愛麗絲 「說用手機讀不了書都是騙人的!」LINE 台灣董事長暨執行長陳立人笑著說,繁忙日程裡,他習慣每日早起運動,白天通常被會議佔滿,晚上則復盤當日要事、回信,剩下的時間裡,他或者追劇、或者與太太分享日常,而日升月落,他總能在生活裡把握零碎片刻閱讀。 用閱讀有效暖身 電子書之於他如福音,讓陳立人…

【一週E書】觸到你心裡軟軟的或痛痛的某個部位

文/犁客 不止一位作家說過,長篇小說比短篇小說好寫。甚至有作家建議,如果你是個新手作者,就先從長篇寫起。 這乍聽之下不大合理──粗略估算,短篇一篇一萬字,長篇一本十萬字,光是打字時間就差了十倍,想像起來不會比較「好寫」;寫短篇時要重讀或修改前面的段落,稿紙往回翻兩張(或者現在更可能的狀況:滑鼠滾輪向…

有了溝通,才有相互理解以及處理傷痛的可能。《在車上》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電影《在車上》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我們嘗試用各種方式溝通,亦即將我們腦中思索的某樁物事籍由那些方式傳達出去,期望接收方能夠透過那些方式在他們腦中重構我們思索的物事,並且理解。也就是說,真要傳達的物事總在那些方式之外,或許幽微,或許複雜,…

【閱讀夏LaLa】村上春樹,Drive My Car!

濱口龍介的《在車上》(Drive My Car)可能是最近討論最熱烈的電影,獲得各大國際獎項,更入圍2022奧斯卡四項大獎!改編自村上春樹短篇小說集《沒有女人的男人們》,卻融入了獨特的創作觀,成就了一部非常驚人的傑作。 本集《閱讀夏LaLa》,夏宇童、陳夏民要和大家聊聊《Drive My Car》這…

「那我不是每天都在玩、過得很快樂嗎?」——專訪三月店長嚴曉翠

文/愛麗絲 「我好喜歡蘇打綠,可是老記不住所有團員的名字,」嚴曉翠略顯懊惱,說自己似乎有人名記憶障礙,超過五個字的就背不住,歷史課本、小說故事的繁複人名與場景,對嚴曉翠而言如天書,避之唯恐不及。 但這不阻攔她鍾愛閱讀。 嚴曉翠從小特別迷戀有注音符號的讀物,「小時候爸爸如果外出問我要什麼禮物,我都會說…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想想這個世界是怎麼回事。想想我們是怎麼回事。

虛構作品有天馬行空的想像自由,非虛構作品有毫不摻水的真實重量,奇妙的是,真實世界裡事件總有超乎尋常的發展,要嘛比想像的更荒謬誇張,要嘛比想像的更沉重離奇。 發生在現實當中的真實事件,整理撰寫成非虛構作品之後,不但精采程度不下於虛構故事,更是小說、漫畫、戲劇、影視等等改編的重要來源及參考。 而更要緊的…

每個故事都是好的老師──訪問作家臥斧

文/栞 透過這次的「週五懸疑劇場 」的活動,文房‧閱讀空間邀請到撰寫多本推理小說的作家臥斧,談談他接觸推理小說的契機,以及創作推理小說的一些想法。 「我閱讀的第一本推理小說應該也是福爾摩斯。」和許多首度接觸推理小說的讀者相同,福爾摩斯是圖書館幾乎都會有的館藏。對於臥斧來說,福爾摩斯並不是個公平的故事…

【讀者舉手】活著的人是為了死去的人,還是為了不想死去?《挪威的森林》

文/文薇 要寫下對於村上春樹這本經典小說的感想實在有些困難,提起筆困難,拿起書也很困難。反反覆覆練習了幾遍,總算找出最適合的輸出方式,完整地評價這本書。 有人說《挪威的森林》在講的是青春時期的愛情故事,兩個個性截然不同的女性,和一個不斷探詢自我的男性,他們三個共同交織出的戀愛關係。也有人說《挪威的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