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芥川龍之介;譯/林佩蓉、張嘉芬 槍嶽紀行   橫躺在我面前的,是無數個立體的大石。它們滿布在狹窄峽谷的陡坡面上,一路相連到那些劃破天空的群山彼端,延伸到視線盡頭。若要形容的話,儼然就是我們這渺小的兩個人,置身在從遙遠山巔滿溢下來的大石洪流上。 這一天下午,我們徒步涉水,橫渡河水冷冽的梓川。 完整文章
文/吉田絃二郎;譯/林佩蓉、張嘉芬 八月的霧島 月光映照在霧島的山谷。明月與繁星都閃耀著我從未見過的美麗光芒;月亮那彩虹般的光暈高掛在惡魔深淵般的廣闊天空。 山腳下的原野與山谷也籠罩在一片霧海中,月光映照著那片濃霧。 我們和市來老師聊天聊到天亮,聊到中學時代住在市來老師家裡的M在歐洲航程中死去,還有T的弟弟自殺的話題。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這場講座的主調是「苦澀」,王靈安先用著名的Fernet-branca調了杯酒。Fernet-branca帶有濃厚的藥味,是義大利著名的藥廠酒。雖然淺嚐之下藥味強烈,但入口之後,卻有些許甜味。王靈安希望這杯酒能夠呼應今日的主題,希望在這些苦難的故事中,也能帶出些許甜味。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一直覺得小說家有特殊的心智結構。」崔舜華吸了口菸,扭過脖子吐出煙箭。 出版過《波麗露》、《你是我背上最明亮的廢墟》,前陣子剛出版第三本詩集《婀薄神》的崔舜華,其實是個雜食的小說讀者。「我喜歡推理小說;」崔舜華說,「卜洛克、錢德勒、漢密特、克莉絲蒂──那是考研究所前,在圖書館讀完書,對自己的犒賞。我也喜歡村上春樹,啊對了,我很喜歡吳爾芙。」 完整文章
「我是個宿命論的放浪者,沒有故鄉。」 ──林芙美子《放浪記》 二十五歲,林芙美子發表了自傳性處女作《放浪記》, 記述她於十餘年漂泊流離的生活中,如何面對屈辱與貧窮在社會底層掙扎過活。 本書出版後便轟動日本文壇,並獲得昭和時代女性書寫第一傑作的美稱。 林芙美子的作品寫實描繪昭和時期的庶民生活與婦女際遇, 以文字細膩地捕捉人類心靈中並存的美麗與醜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