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跑讀事件簿 Case 11:歸納與演繹──鑑識機率的推理科學

常看犯罪電影或推理小說的人應該都對「鑑識人員」相當熟悉,常常透過現場遺留的一些小型物證就能直指兇手的身分。然而來到了現實,鑑識結論很少達到百分之百程度,現今偵審上對於鑑識結果的引用偶有錯誤發生,加上受限於現場狀況物證解釋之極限,常產生一個結論各自表述的怪異現象。 這次「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 11:…

經驗勝過一切,但多數情況下,經驗教導我們,教得不是很好

文/瑪莉亞.柯妮可娃;譯/魯宓 在生活的各種決定中尋求運氣與控制的平衡,是我努力多年想要掌握的。小時候,我可能擁有了最棒的運氣:我父母離開了蘇聯,為我打開了充滿機會的世界。青少年時,我在學業上使出渾身解數,成為我家在美國上大學的第一代。成年後,我想要弄清楚我的處境究竟有多少是自己造成或命運使然?就像…

足球罰球時,踢哪個方位最可能進球?

文/李維特、杜伯納;譯/許恬寧 想像一下你是足球員,一位非常優秀的足球員,你帶領國家隊即將奪得世界盃(World Cup)冠軍,只要你現在能夠踢進一顆罰球。機率站在你這邊:頂尖足球員的罰球成功率,大約是七五%。 你把球放在白色罰球線上,觀眾正在吶喊。球門就在十二碼外,那個寬八碼、高八尺的地方。守門員…

眼前的資訊越多,我們買的彩券贏面就越大?

文╱約翰.強森、麥克.葛拉克;譯╱吳書榆 當你在擲硬幣時,你知道落地的不是人頭就是字。(雖然也有可能是邊緣著地,但一篇論文計算出這樣的機率每六千次中僅有一次,也為了本節的目的,我們就逕自忽略,假設銅板落地時不是人頭就是字。就像《美國統計學家》(American Statistician)期刊中的一篇…

擲筊的機率,其實不是二分之一?

文/鍾文榮 我們總是摸不透神明的心意與旨意,因為訊息不怎麼明確,於是透過擲筊決定就可以明確。以理論機率來說,二分之一的機會可以獲得明確的指示:聖筊。但根據實驗統計,擲筊或者擲硬幣的機率,正反面的機率其實不是二分之一。 美國史丹佛大學教授戴爾哥尼斯(Persi Diaconis),對於硬幣正反面的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