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呢呢 故事工廠舞台劇《小兒子》,由編導黃致凱改編自駱以軍同名散文集,2018年首演至今頗受好評,更受邀至新加坡華藝節演出。 戲中最吸睛的莫過於飾演小兒子羅仲寧童年時期(阿寧咕)的兒童演員──陳玄家。被劇團人員們暱稱為「家家」的陳玄家氣質溫潤,笑起來時眉眼彎彎,性格有禮且細膩,倍受演員及工作人員們的疼愛,演出期間總是可以在台前幕後看到他身穿紅衣的活潑身影。 完整文章
文/熊一蘋 天空異常的藍 我沒有看見 沒有看見雲和彩虹 街上的人們似乎非常滿意 非常滿意即使沒有彩虹 ──1976,〈壯遊前夕〉 臺灣人從什麼時候開始聽搖滾樂?問我的話,我會說「從搖滾樂誕生的時候開始」。對西方搖滾樂歷史熟悉的人肯定不會滿意這個說法,畢竟「誕生」對一種音樂類型來說是很曖昧的事,總是先有了那些歌曲,後人才急著分析風格、替它命名,搞所謂的分類。 完整文章
文/ 楊麗花、林美璱 涉足政治,曾讓楊麗花相當排斥。但「相夫教子」的道理,她早從學過的幾百齣戲文裡領悟到,為了相挺丈夫,即便完全不懂選舉,也只能咬牙「撩落去」! 早在婚前,洪文棟就競選過立法委員,但高票落選。婚後捲土重來,在楊麗花大力支持下,邀來歌仔戲團組成強大助選團幫忙拉票,果然旗開得勝,連續當了兩屆的立委。 完整文章
◎ 楊富閔的心靈小史,語言符碼的跨界想像,看見文學與音樂、文學與偶劇、文學與「文學」的轉譯交錯。五感全開,活跳展演二十一世紀有聲的文學!   ◎ 臺北市立國樂團主辦的 2019「臺北市傳統藝術季」,將楊富閔的散文作品《我的媽媽欠栽培》搬上舞台,以母親為軸心,描寫臺灣媽媽們看似什麼都會,總是為家庭奉獻犧牲,卻沒有自己的故事寫照。 ◎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真的覺得這個方法很不錯;」謝金魚的興緻很高,「我們有三百萬的退休人口,健康狀況都還不錯,不見得要全都去當什麼志工,也可以深入社區和老人聊天、討論,傳承記憶然後成為獨立學人,學院裡的人力也可以輸出,傳授相關技巧。獨立學人的數量增加,可以和學院裡的研究者相互刺激、交流發展。」 完整文章
歌仔戲出現至今超過百年,許多劇目以即興演出方式流傳。 劇團如何透過口說與表演創作群的合作,完成一齣精采演出? 我們將揭開布幕,一探「做活戲」的臺前幕後。 第一講 做活戲、演好戲:歌仔戲與即興劇場 主講:林鶴宜(國立臺灣大學戲劇學系暨研究所教授) 時間:12月20日(二)19:30-20:30 地點:聯經書房(臺北市新生南路三段94號B1)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蔡仁譯;作品提供/何佳興 ➨➨前集回顧:在方寸間嘗試各種可能──與設計師何佳興對談(一) 線條的延伸是身體與書寫的對話 你剛才提到書法、線條與身體,一個是書寫者的身體,一個是線條本身就是一種「體」,我覺得可以趁機談一下你幫鄭宗龍「在路上」做的視覺設計,因為這一定與身體有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