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盧郁佳本文為《控制》作者的新作《搞鬼》之書評由時報出版授權刊登 訪客站在維多利亞式大宅下,望見窗後有人在觀察她,一閃而逝。屋內禍事頻傳,物品無故傷人。但男主人否認問題,說妻子神經緊張才會疑神疑鬼。妻子找她來驅鬼,可惜她也暗笑妻子庸人自擾。直到她自己面臨死亡威脅。 體悟妻子故事版本成真,此時她只求全身而退。但情況已失控。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