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E書】這類事當事人不好說,真說了又不見得可信。《判決的艱難》

文/犁客 1980年代,美國加州一名母親指控,她把孩子送到一家當地的日間托兒中心,而經營這家托兒所的麥克馬丁家族成員,夥同她的前夫,在托兒中心裡性侵了她的孩子。現存的媒體資料,有的指出該名孩童當時否認曾遭侵害,有的則說他證實曾經受虐。不過,那名母親還指控了其他事項,包括托兒所的成員與動物發生性行為,…

為什麼學歷鄙視很蠢?

當社會用財富和地位衡量人的價值,所有人都會過得更不好。因《正義:一場思辨之旅》為人所知的的哲學家桑德爾(Michael Sandel)在《成功的反思》裡說明了現代社會功績主義(meritocracy)的問題。有些人覺得左派就是鎮日痛陳弱勢辛苦,但桑德爾這本書的開場,剛好從一群有錢人的困境出發。 20…

人為什麼不能殺人?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有時生活裡某些看似不怎麼相關的物事會相互扣連,但得要等到事過境遷回頭張望,才會看出箇中牽連。以下即為一例。 《FIX》改編的影集《滴水的推理書屋》在2022年8月6日正式開播,開播前有些宣傳活動,不知怎的都把完全沒參與改編過程的原作者找了去,於是俺…

經典漫畫的真正價值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讀松本大洋的《No. 吾》(ナンバーファイブ 吾),想到浦澤直樹(浦沢直樹)的《冥王PLUTO》(PLUTO),以及桂正和的《ZETMAN》。這三部作品風格各異、情節獨立,開始連載的時間有點接近,都在21世紀剛開始的前幾年,不過故事內容彼此無關。如…

【讀者舉手】檢方的罪人,正義的沉淪

文/田羽心 《檢方的罪人》是一本罕見從檢察官角度敘寫犯罪紀實的故事,甫從兩年前開始閱讀史蒂夫.卡瓦納(Steve Cavanagh)的「艾迪.弗林」律師系列,犯罪現場與法庭戰的結合越來越引起關注,有別於一般人或警察、偵探在犯罪現場的抽絲剝繭,後勤要考慮的鑑定程序、實體證據、法則與時效、起訴與辯護等,…

【讀者舉手】幫助你認識另一種德國:《謹慎又柔情,德國人的故事 》

文/Caridee | 凱樂蒂的研究日誌 《謹慎又柔情,德國人的故事 》作者宇文榎曾多年在德國求學、工作,結識不同社會階層的人士,藉由自身觀察與周遭友人的人生故事,以平民的所見所聞撰寫出這本德國文集。有別於市面上常見的德國旅遊書,這本書更偏向以平民角度來陳述德國從歷史吸取教訓逐漸進化的演進工程。閱讀…

《罪行》律師馮席拉赫:我問槓上普丁的女律師,為什麼她要承擔這一切?對抗那些想讓東烏克蘭成為俄國的人?

那些人想讓東烏克蘭成為俄國的一省。這位女律師說:「基本人權在我們的國家並不存在,就連單純的法律都不再適用。」她說她的組織能做的就只是記錄這些罪行。她曾看見地窖牆上的血跡被洗去、遇害者的名單被銷毀,以及死刑判決書被燒掉。那些施暴者也知道違反人性的罪行沒有法定追訴期。總有一天會需要證據來了解過去。

他18歲起「被消失」長達十幾年,施虐者沒有半分愧疚

文/張娟芬 研究王信福的案子未久,我便知道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冤案。「前所未有」,意思是,他和我們熟悉的冤案樣貌,都不一樣。 我們熟悉也期待的冤案故事是:清白的人被判有罪,經過一番努力,通常包括律師運用法律技術、鑑定人運用科學技術、人權工作者運用社會影響力,合力改正了錯誤,沉冤昭雪。就像一個數學習題起…

諾蘭給美術總監的任務:絕對不能「為了好看而設計」

文/格倫.威爾登;譯/劉維人 諾蘭導演首創先例,讓影片自己說話,以情節回答下列兩個大問題: 「蝙蝠俠為什麼要當蝙蝠俠?」 「為什麼他有辦法當蝙蝠俠?」 這兩個問題牽引出許多問題。為什麼布魯斯要選擇蝙蝠裝?為什麼他要執著於伸張正義?為什麼他堅持不殺人?他那些蝙蝠裝備又是哪裡來的? 傳統上,超級英雄故事…

探討人性與正義,令人拍案叫絕的經典——《法官和他的劊子手》

文/皇冠文化編輯 陳思宇 《法官和他的劊子手》是瑞士國寶級大師弗里德里希.迪倫馬特(Friedrich Dürrenmatt)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也是他的第一部犯罪小說。自上個世紀1952年問世以來,已歷經70個寒暑,魅力依舊不減。德國《明鏡週刊》在上個世紀就稱讚這本書是「本世紀最好的作品之一,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