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寓言家 說到卡繆,大部分的人都會先想到《異鄉人》,以及他與「存在主義」關聯甚密的部分;再來就是因為新冠疫情爆發,突然再次掀起話題的《鼠疫》。而這本卡繆的《正義者》是一部劇本作品,是卡繆特意描寫在1905年,莫斯科一個社會革命黨恐怖小組進行的一次暗殺計畫──要用炸彈炸死沙皇的叔叔謝爾日大公。這是歷史上的真實事件,卡繆也保留了當時的真實人名──卡利亞耶夫,以顯示對這些「反抗者」的敬意。 完整文章
文/翟翱;鏡文學授權提供 社會有其形狀,層層疊疊的網,篩掉某些想往上爬的人,同時有人自大小不一的孔洞間墜落——墜到最底粉碎時,人們一邊收拾自己,才一邊發現原來這就是社會具體的樣子。名為安全的網,卻總是有缺口的結構。 完整文章
吃大人大駕光臨!代表2021年的Readmoo讀墨年度暢銷榜揭曉啦!(這句開場去年就用過啦!) 2021感覺過很快。本來以為撐過疫情爆發的2020會好一點,結果2021變成2020的加強版;但說回來,因為防疫而生的WFH之類措施,除了讓大家的各種線上工作技能大爆發之外,也讓今年的年度暢銷榜出現以往未曾出現的情況! 完整榜單,即將公布!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鼠疫》是卡繆文學創作第二階段系列主題「反抗」的首部作品,在二戰後,婚姻家庭責任重壓與創作自由空間深受束縛的情況下終於寫就的這部代表作,深具意義。 卡繆完成書稿後曾一度考慮,書名要叫做「鼠疫」、「恐懼」,還是「集權主義」,由此可知,「鼠疫」所指不是特定、單一的傳染病,而是涵蓋一切的「惡」。 完整文章
「正義是什麼」「心靈是什麼?」「怎樣算是擁有知識?」,許多哲學問題是關於抽象概念的內涵和定義,這讓哲學對於一般人來說難以親近。我們的教育並不包括如何探究抽象概念的內涵和定義,若你劈頭問我「所以什麼是正義?」,要不是我唸過哲學系,習慣思考這種問題(畢竟它會出現在期中考),恐怕也會愣住。 完整文章
文/小云 近幾年,實案紀錄片的風潮悄然來襲,尤其Netflix拍了一連串的實案影集,引發不少討論,不過我雖然也加了幾部進片單裡,卻遲遲沒有打開來看,部分原因是缺少了那麼一點契機,部分原因則是對於這類型紀錄片的立場略有疑慮,畢竟同樣的一件事,站在不同的角度敘述,使用不同的剪輯方式,就有可能讓人得出完全兩樣的結論。 恰在這樣的糾結情緒裡,文善推出了新作《不白之冤WHITE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是一本大書。這裡的「大」,指的是作者試圖用相對全面式的視角,以具體發生在我們生活週遭的事件,提出兩千多年來多位哲學家,針對各種兩難問題所架構的論述,帶領讀者進行更富層次的理性思考,以取得反覆辯證的精髓,讓許多公共議題,回到正反兩方各述其理,並藉此促成相互理解的可能。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設想眼前有列失控的電車,以時速六十英里迎面衝來,電車不遠的前方分別有五個鐵路工人,及一個鐵路工人在兩條軌道上專心工作,身陷險境。在你面前是可以令電車轉向的操控桿,照電車原有行進軌道,五位工人將被撞死,假如你以操縱桿轉向,便有一位工人被撞死;面對此情況,你將如何選擇? 哈佛大學政治哲學教授邁可.桑德爾(Michael J. 完整文章
以《正義》一書聞名世界的哈佛教授桑德爾,每次出版的作品都很奇妙。首先,桑德爾的作品很易讀,沒有艱澀的名詞,沒有賣弄的做作,讀起來都比書名有趣(呃);再者,他總會提出一些日常裡就看得到或想得到的實例,但引導大家進行從沒仔細想過的深入思考。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他在紐約當警察,不特別髒,但也不算乾淨。他和一個妓女有肉體關係,沒付過錢,妓女也沒向他要過,因為妓女知道他的職業某些時候可以幫她,他也的確會這麼做。他不會主動索賄,也不會拒絕平白送到眼前的鈔票,就像他仍是菜鳥時的搭檔告訴他的:你張開手心、有張鈔票飄進你手裡,那你就該把手閤起來、握緊鈔票、感謝上帝。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