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1972年,美國演化生物學家賈德.戴蒙在新幾內亞從事鳥類演化研究田野調查時,與當地的政治領袖亞力有過一番談話。 其時亞力問了一個問題: 在過去幾萬年中,他的祖先是怎麼在新幾內亞落地生根的?另外,近兩百年來,歐洲白人是怎樣使得新幾內亞淪為他們的殖民地? 完整文章
文/宋尚緯 〈再也沒有辦法了〉 再也記不起了,關於那些 有著低沉回音迴盪的夢境 以為每一個人都能勇敢的去愛 但再也沒有辦法了 像是過熱的喧囂突而歸於平靜 你說你再也沒有勇氣了 我們像遠方的雲一般飄散 我也沒有了,也沒有勇氣了 我總不忍向你提起 總有人在密室敲鐘 與隔牆的人談論天氣 聽到雷聲便假借神的名義 他們知道已經沒有辦法了 沒有神會出現將他們的影子一片片地剝下 他們無所畏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