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編輯人,我總是警覺:每個寫作都有個他者。 作為一位閱讀者,我總是深信:每個閱讀都有個自己。 「寫作有個自己」,這太理所當然了,甚至是一種本能──我們叨叨絮絮、反反覆覆談的,無非都是自己的所見所感所思;但作為一種企圖發揮溝通與傳播功能的公共寫作,「每個寫作都有個他者」,則是我們必須隨時警醒的。 完整文章
文/李偉文、李欣澄、李欣恬 我說:「現在許多人都認為年輕人很白目,妳們說說看,什麼是白目?」 「白目就是搞不清楚狀況、沒禮貌,但又不知道自己沒禮貌。」A寶先回答。 B寶也補充:「是不是有個俗語『哪壺不開提哪壺』?這種人也算是白目的人吧!」 A寶又想到:「有些大喇喇到處批評別人、自以為直率的人,其實也是沒有同理心的白目吧?」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