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行遍天下/圖:離島出走團隊提供 這個夏天最熱鬧的大型活動澎湖花火節也已經熱鬧展開,飛澎湖航班也已經加大到以台灣虎航機型執飛。若是想暢遊澎湖、跟別人玩得不一樣,則該在看玄武岩、玩水之餘,加入當地返鄉青年的腳步,一起保護澎湖最珍貴的「石滬」。 完整文章
熱青年──楊馥慈說:「石滬重新讓我找到了我與海中連結,知道自己真的是被海養大的孩子。澎湖一定有很多跟我一樣的年輕人,我相信石滬可以讓大家重新找到自己家鄉的根。」 「石滬」是澎湖傳統古老的漁業方式,承載百年來的海洋文化。「離島出走」創辦人楊馥慈努力找回澎湖在地即將消逝的石滬匠師,並找尋在地青年學習石砌工法,記錄保留傳統技藝與記憶。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曾獲2016台北國際書展大獎(TIBE Book Prize)非文學類獎的《老屋顏》作者辛永勝與楊朝景,一個曾從事室內設計,一個曾是工程師,兩人素昧平生,因為老房屋結緣。採訪前,本以為室內設計師辛永勝需要與客戶聯繫溝通,自然善於與人攀談,工程師楊朝景應該較內向木訥,結果完全相反──見了面椅子都還來不及坐下,楊朝景已開始侃侃而談,辛永勝則很有默契地在旁聆聽。 完整文章
文/鄭同僚 三個孩子一個班,不但是一整個年級的總人數,也是全花嶼國小最大班了。 我查花嶼國小的資料,人數最多時,將近一百八十人。六十幾歲的老年人說當年他們一個年級有至少二十幾位同學,而且很多島上的女孩當年都還沒辦法上學,算是低估了學齡人口。我再訪問一位三十幾歲的年輕人,他說當年他同年還有十幾位同學。剛結束的這學期,花嶼國小全校只剩十二個學生。整個島嶼的學齡人口,顯然迅速下降中。 完整文章
日出大戲 清晨四點半,月在中天,大地清明。我興奮醒來。走過村子,繞進後山小路後,一股飽滿的草香沿路相伴。 這樣的盛夏清晨,花嶼島上除了偶有一兩個釣魚人,不曾再見過有人出來走動;更多的人,在三點左右就出航討海去捕小管了。 完整文章
一個作家是什麼時候變成一個作家的?從他/她出版第一本書開始?從他/她立志要寫作開始?或者,從他/她發現自己熱愛閱讀、並且想試著從一個讀者變成一個作者開始? 當一個作家打算開始寫作,他會不會需要什麼特別的……某種東西?例如一個特定的場所、特定的時段,或者特定的音樂?作家筆下的情節是事先安排的?還是邊寫邊想?出版社編輯到底得幫作家做什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