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扶霞.鄧洛普 「啥子麵?」何老闆從和常客的對話裡抬頭瞥了我一眼,一如往常粗魯地問我要哪種麵。 「二兩海味麵,一兩擔擔麵。」我一邊回答一邊把我的書包丟到地上,在距離川流不息的腳踏車潮不過幾公分的地方,在搖搖晃晃的凳子上坐了下來。我根本不需要看黑板上粉筆寫的十來種麵的名稱,因為自從我到了成都,幾乎每天都在何老闆這邊吃麵,麵的種類我早就記住了。 完整文章
文/索妮亞.法樂琪 「我們可以去參觀農場嗎?」我懇求尼克說道。尼克看著他的父親,眼神像是在詢問著:「我們可以信任她嗎?」 布瑞克正在咒罵他的印表機,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 尼克用手機打了一通電話。「嗨,查理,你好嗎?……沒錯,我們有一個朋友來,她對食品生產很有興趣……。為什麼?我也不知道。你可以自己問問她……。別擔心,我們信任她……我、她和威爾,我們可以現在去你的養豬場看看嗎?」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Jill Shih 文/鳳梨 小時候吃早餐,一定要配一顆蘋果,那詭異的「一天一蘋果」到底是誰說的,除了這玩意,通常桌面上還會有條魚,這更是要人命,小學前不知道進出診所幾趟,就只是為了魚刺。雖然如此,偶而大人不在,還是可以挖挖奶粉來吃,尤其味全,特別甜,特別好吃。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