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亞莉珊卓.霍洛維茲 「人類在行為方面是很好預測的,」海德第恩接著說,「我們製造有如脈搏的交通,我們進城去,然後我們回家。大約凌晨一點半、兩點半的時候,一切都變得很安靜。」晚上我們退離街道、縮回殼裡,舒服地窩在床上,這時候動物們在城市的一天才開始。 為了人類,都市動物都開始過夜生活 完整文章
我們需要犯錯,因為錯誤是創造力的原料。 當所有人都忙著幹活時,你只有兩個選擇:要嘛比他們更忙,要嘛跟他們一樣忙。 前者是好鬥、有企圖心的猩猩,後者是講和諧、亦步亦趨的螞蟻。 螞蟻和猩猩是存在於我們內心兩種截然不同的物種, 像螞蟻,我們患了和諧強迫症;像猩猩,我們好鬥且衝突不斷。 我們在這兩種本能之間搖擺不定製造了混亂, 但混亂卻是創造與發展的 DNA,也是個人與企業成長的養分。 完整文章
《致命伊波拉》這本帶有科普味道的報導寫作,卻寫得如此好看,當小說看也可以。全書不僅報導生動,醫學的知識解說也深入淺出,閱讀此書頗得推理小說之趣。就像偵探與警探查緝真凶,像鑑識專家探索微物證據,一群醫療人員與生物科學家也全力追查伊波拉病毒的源頭,偵察病毒的儲存宿主。其中最引我注意的,是關於猩猩的敘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