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好硬好嚴肅的出版社其實不是那樣!

這家出版社出版過身分多元、研究面向多元、題目有趣又一針見血的芭芭拉.艾倫瑞克作品,例如《失控的正向思考》;出版過熱鬧有趣、讓人發現「人類學好像什麼都可以研究」的《芭樂人類學》;出版過跨界研究的《昆蟲誌》,也出版過非常貼合近年港台時事的《為什麼要佔領街頭?》。 事實上,這家出版社早在十年前就開始關注中…

做這工作,要會聊天──專訪《田野的技藝》《辶反田野》作者群

文/犁客 「其實不該說『田野調查』,」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員郭佩宜說,「我們會稱為『田野工作』,field work。」 郭佩宜等十餘位來自不同大專院校及研究機構的人類學老師,在2019年初出版了《田野的技藝》及《辶反田野》兩部合集,前一本記錄了他們初為人類學者、進入田野工作時的觀察故事,後一本則是從事…

日本是個界限分明的社會,孩子在沖繩所享有的自由卻超乎想像

文/趙綺芳 在我初到竹富島的那個月,島上要舉行一年一度的村民運動會,女兒的托兒所也要組親子隊參加趣味競賽。(……)上午的比賽節目告一段落,進入中餐與午休時間。大會司儀透過麥克風宣布的聲音一結束,眼看所有的島民各歸其所,回到他們各部落所屬的帳篷,就連托兒所的幼童及家長們,也都回到自己家人鄰居所屬的部落…

在所羅門群島,「你要去哪裡?」就跟「呷飽沒」,是打招呼的起手式!

文/郭佩宜 —你要去哪裡?(Koe la i fe?) —我要去海邊。(La kae la i asi.) —你剛剛去哪裡?(O io mae i fe?) —我剛去了海邊。(Lau io mae i asi.) 每天平均要進行上述對話四至五輪,每輪遇到五到六個人,大家都會問同樣的問題,因此我每日總…

【讀者舉手】知識與分析都是有溫度的:讀《傷心人類學:易受傷的觀察者》

文/龔郁雯 《傷心人類學:易受傷的觀察者》恰如其名,在閱讀過程中會一遍又一遍地被作者貝哈牽腸掛肚的自我剖析所驚嚇,「書必須是能打破我們內在凍結之海的冰斧」卡夫卡如是說,《傷心人類學》即便不是冰斧,卻的的確確是一把「在描繪與敘述……的傳統形式上鑿洞的冰鑽。」(107) 一、「我懷疑自己的權威。我將它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