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賴以威 星期一,實驗室同事們從世界各地度假回來,像教堂禮拜般準時在十點齊聚於咖啡間。 太陽從窗外射入,替咖啡間鋪上了一層金色的薄毯。許多張比「你可以再靠近一點」的廣告女星還要白皙透亮的臉孔,圍成幾個小圈圈分享著度假心得,只有我周圍宛如北極,寒冷到沒人想靠近。雅各操作著剛修好的法蘭茲在遠處聊天,我們只是同一間辦公室,不代表他得二十四小時聽我說「嗯」。 完整文章
文╱陳名珉 我是在沒有準備下收到老媽再婚的消息,雖然心裡早就有數,但事實發生的時候,心情還是複雜的。 訊息透過 Line 發過來,只有四個字:我結婚了。乾脆俐落,典型我媽的個人特色──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只講結論。 幾分鐘後,她又傳來下一段訊息:寄冬天衣服給我。另外附上了一串英文地址,位置是澳洲珀斯(Perth)附近的一座小鎮。 我對珀斯的認知非常淺薄,Wiki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