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發病嗎?」我們都可能站在懸崖邊緣,輕聲問著

文/李茂生(國立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 其實我與文國士並不熟,除了知道他曾經念過犯罪學研究所,聽過我幾場演講外,只有一、兩次的網路交往──大約三、四年前吧,突然有位網友寫信過來,說他在屏東偏鄉擔任教職,為了能讓小朋友學習英文,需要一些電子辭典,希望我能夠上網公開募集的訊息。我覺得很有意義,於是就幫了…

十七世紀的英格蘭,興起了一波「瘋子」商機

文/史考爾(Andrew Scull) 被人以瘋子的汙名監禁起來,是件令人害怕的事。在法國,這種恐懼與皇室的獨裁與專斷妄為,是緊緊連結在一起的。但是在英吉利海峽的另一頭,這種恐懼卻是與其他事情連結在一起。英格蘭大約從十七世紀晚期開始,出現了一些以營利為主的私人瘋人院,因為在當時,愈來愈多的有錢人,想…

為什麼我們不選擇一些比較溫和的詞彙,而要使用比較刺耳的那個字彙,瘋癲呢?

文/史考爾(Andrew Scull) 瘋癲是個擾人的主題,我們至今仍被其神祕難解所困。我們認為自己所居住的世界,是由常識所構築而成,而發瘋之人則被隔絕在這個世界之外,處於一種失去理智的狀態[1];這種崩裂破碎的情緒騷動,緊緊地攫住了我們當中的一些人,永不放手。這是無數世紀以來,不管在哪一個文化之中…

我不再是誰的小孩了 ──失親之後,陪自己走過悲傷旅程

文/亞歷山大.李維 每年的春季和秋季,我都會在父母的忌日當天,前往城鎮另一端的墓園悼念他們。一如以往,我跪在他們安息的墓碑旁,迎著周圍長出的小草和花朵。 這片園地四周環繞著圍籬,不及一坪的空間裡,滋生了一些雜草和由鄰近樹木吹飄過來的落葉,還有一些待清理的泥塊。我徒手整理墓園,嗅聞泥土的芳香,感受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