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溝通,才有相互理解以及處理傷痛的可能。《在車上》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電影《在車上》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我們嘗試用各種方式溝通,亦即將我們腦中思索的某樁物事籍由那些方式傳達出去,期望接收方能夠透過那些方式在他們腦中重構我們思索的物事,並且理解。也就是說,真要傳達的物事總在那些方式之外,或許幽微,或許複雜,…

【經典也青春】寫照紐約客的憂鬱 ——陳榮彬談約翰.齊佛的《告訴我他是誰》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本文標題來自《印刻雜誌》八月號「封面專輯約翰·齊佛」,這句話可說一語道盡齊佛短篇小說書寫的主題。 這個憂鬱來自外面世界五十年代夜不閉戶的太平盛世(楊澤先生本書推薦序語)內含的張力,在保守主義旗幟高張下,冷戰陰影鋪天蓋地,以及身處紐約郊區周而復始無止無境的…

【經典也青春】遼闊的兩心河 ——張惠菁談海明威的《從男孩到男人:尼克亞當斯故事集》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十幾歳時讀到〈印第安人的營地〉,尼克問爸爸:「爸爸,死很難嗎?」爸爸回答:「要看情況而定。」對於死亡充滿神秘與恐怖想像的我,宛如受到雷殛一般。 死,或者所有困難的事都要視情況而定,也許,所有簡單的事也是如此。 這個跟醫生爸爸出診的小男孩尼克,時不時便出現…

所有故事都繞著對「人」的關注──關於《陀螺儀》

文/臥斧 初讀短篇集《陀螺儀》,或許會覺得不怎麼「伊坂幸太郎」。 二○○○年以《奧杜邦的祈禱》出道,伊坂幸太郎出版過許多風格多變的作品,做過許多有趣的出版實驗。伊坂的作品大多包含嚴肅議題,但以輕鬆幽默的角色及節奏明快的情節包裹,是故讀來非但沒有沉滯感覺,反倒有種充滿娛樂效果的暢快;伊坂經常使用的時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