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再次地,主持人為領讀來賓宥勳談書的淋漓盡致,感到一股文學帶來的充沛能量,心中自然讚嘆:「是啊,好小說就是這般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好的說書,就猶如點中穴道,讓人直呼痛快。」 摘要如下: 一、這是一本講幻滅的小說,尤其做為書名的〈好個翹課天〉,及姊妹作〈彈子王〉更是寫善感的青春少年兄對周遭的人事物感到幻滅而困住的故事。 完整文章
對談人/詹偉雄 X 李明璁;整理/新經典文化編輯部 ►►不妨把自己放在一個「你可能會愛上什麼」的造訪之行中──詹偉雄、李明璁對談法蘭岑的《到遠方》(上) 詹偉雄(以下簡稱詹):我想再繼續延伸「遠方」這個概念。這本書原文書名farther 完整文章
春節連假,當然要讓平常被壓榨著寫稿的專欄作家們喘口氣,在雞年咕咕幾聲,同讀者們聊聊舊年心得新年展望,除了寫專欄之外好好交心一下。是故專欄作家們在新年開始之前被逼著交出了【專欄咕咕叫】系列專文,在線上陪大家一起過年~ (編按:想喘口氣?那是我騙你的啦咈咈咈~) 一、過去一年裡讀過最推薦的書 新經典出版,強納森・法蘭岑(Jonathan 完整文章
文/戴季全 《純真》(Purity)這本小說,是一個關於核彈、性愛、自慰、極權、秘密和揭秘的故事。 我有點懷疑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因為讀起來太沒感覺,太像真的。最好喝的威士忌,入喉時像水。最好喝的咖啡,入喉時像水。最好喝的茶,入喉時像水。這本小說就給我這樣的感覺,除了開頭時有點摸不著頭緒,之後讀來極度流暢。但大概就像莫泊桑說的一般,好的小說都是沒頭沒尾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