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華正函;照片提供/青鳥書店 「新聞標題總會在負面事件上貼上性別標籤,像是『女同志情殺』和『女三寶』,我們閱讀時該思考這種標題是不是對的,如果能意識到這是錯誤的,創作上會有很驚人的改變。」設計師李君慈強調,創作與生活兩者是交織而成的,培養自己的批判性思考,去探究自己眼前的事物,將有助自己的視角更為宏觀。 完整文章
文/林妏霜;人物攝影/吳翛 Wu René 倘若借訪談之間張惠菁為自己的書寫──無論小說或散文的表現形式,所反覆詮釋的話語:意識到一切盡是大量「投射」與「折射了自己」。那麼,這部與前作《雙城通訊》(2013)的出版有著六年跨距,比她過往的散文寫作更多出一些知性的部署與理性的結構之新作,或許也能找到一份近似「窗口」與「鏡子」般的概念性隱喻。 一份時間的題庫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