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說紙張是改變文明最厲害的發明,相信很多朋友一定會問我:「你媽知道你在發廢文嗎?」,真是「厲害了,我的紙」。 紙實在是太方便了,我們無法想像如果沒有紙當文字的載體,要搬動泥板、石板、竹簡、布匹等等有多費時,更甭提紙還用在錢幣、包裝和擦拭上。如果沒有紙,難以想像過去知識該如何傳承。所以我們常說紙的發明推動了文明進步。即使電子螢幕廣泛使用在各方面,紙張的使用量也未見大幅下降。 完整文章
文/瓊安‧惠絲特‧史密斯;譯/徐憑 〈聖誕節的十二天〉The Twelve Days of Christmas 在聖誕節的第十二天, 我的真愛送給我, 十二個打鼓的鼓手、 十一個吹著笛子的吹笛人、 十位跳躍的貴族、 九位跳舞的女士、 八個擠牛奶的女傭、 七隻游泳的天鵝、 六隻下蛋的鵝、 五個金戒指、 四隻唱歌的小鳥、 三隻法國母雞、 兩隻斑鳩、 還有一隻梨樹上的鷓鴣! 第一章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子宮牛皮紙」(uterine vellum,可指牛皮或羊皮)真的是子宮做的嗎?還是像某些人相信的,各式各樣的獸皮(包含牛、羊、兔子和松鼠)都能成為成分?我們又需要多少動物才能滿足中世紀那大量的手抄聖經發行量?上面這些問題,長久以來困擾著研究中世紀手抄聖經的學者,但如今有人卻用簡單到不可思議的方法就解答這些問題了。一支由英國約克大學(University of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