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心的小孩受傷了需要被安撫?擁抱那個留有傷疤的自己

文/萬力豪 命中注定的她,踩到了我的地雷… 告別青春期準備進大學的那年暑假,我的心情輕鬆歡愉、充滿期待,自認為不會再憂鬱並克服了羞恥感,雖然仍有部分強迫症的病徵,但不會影響生活和人際關係。自我感覺一切都很OK,想著成為新鮮人一定要談戀愛,相信能遇到一個可愛的女孩,我們有共同的信仰、默契,一起迎向未來…

這不是誰的錯,沒有人應該感到羞恥

文/文國士 小時候,每次聽到一群小人類開開心心地哼起〈世上只有媽媽好〉這首兒歌,我心裡都覺得好孤單,覺得自己在人群中是個格格不入的怪胎。 我八歲之前,有幾年是跟奶奶,還有爸媽同住。在我的童年記憶裡,從沒看過父母出門上班,自然也沒有那種他們下班後回到家說一聲「我回來嘍」的印象。 他們兩人都是思覺失調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