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對日、韓這兩個鄰國的觀點與印象很不一樣。 一方面是現代化開始較早,另一方面是曾為殖民母國,日本的大多數發展似乎都比台灣早一步;但韓國與台灣都曾名列「亞洲四小龍」、與日本及中國都有歷史糾葛、八零年代都有劇烈的民主化進程、都有一個不懷好意的鄰國⋯⋯總而言之,它和台灣似乎比較像,但真說起來,我們又不是真的很了解它。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現在的學科越分越細,知識就越來越窄,所以『跨領域』是很重要的,」蔡增家的表情很認真,「科學、自然、人文學科之間相互對話,相互合作,對知識的傳播和思考的靈活都很有幫助。」 主修國際關係的蔡增家,將近十年前在政治大學開了一門通識課,叫「日本政治經濟之研究」,原來想像的課程內容是發揮通識課的特色,從各個不同角度切入談日本觀察,不過這課程名稱聽來就硬梆梆毫無趣味,修課學生人數很少。 完整文章
文/蔡增家 韓國還有一種特殊現象,就是課後補習風氣相當盛行,而且不像台灣補習大多集中在英文、數學等學科。在韓國,若不上補習班,表示父母對子女教育不重視,那是一種嚴重的失職。 選舉時,候選人大都會語氣謙卑地說:「懇請惠賜一票,我的當選,就差你這一票。」但是在韓國,候選人卻反而會自信滿滿地說:「我已經贏了,你投票給我,就是投給勝利者。」 完整文章
文/蔡增家 在韓國的集體主義作祟下,一個人到餐廳用餐,不但會遭受旁人異樣眼光,還會被認為是人際關係有問題的怪人…… 大家都知道日本是一個極度講究集體行動的民族,因為日本人從小被訓練過著團體生活,並且在團體至上的原則下必須捨棄自我,所以他們常常被教導在團體當中要試著隱藏自我,同時日本人也強調「界限主義」,習慣以內圈圈及外圈圈,做為區隔他人與自己的分界點。 完整文章
文/蔡增家 近年來在女性主義抬頭的風潮下,許多日本女性也開始積極爭取自身的權益,再加上國外性別平等團體的大力聲援下,日本政府終於在二○一○年立法通過離婚法修正案。 美國著名的人類學家露絲.潘乃德在《菊與刀》這本書中,曾經以「既愛美而又黷武、尚禮而又好鬥、服從而又不馴、保守而又求新」,來形容日本人性格的兩面性與矛盾性。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