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玉 吉卜林(Joseph Rudyard Kipling)是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英國作家,他最為人稱道的作品《叢林之書》與《叢林之書續篇》,分別於一八九四與一八九五初版。如同本書的〈導讀〉所言,這兩本書可說是開啟兒少文學「動物故事」的先驅,它們被改編成的電影「森林王子」(或譯「叢林奇譚」),至今仍廣受兒童喜愛。 吉卜林的朋友亨利.詹姆士(Henry 完整文章
文/林立青 我的人生記憶應該是從國小開始,記得那時候常搬家,或者睡在工廠內,在最早的印象之中,有大型印刷機台和各種設備堆砌。那時候的印刷師傅每個月有五、六萬薪資,我父母後來也借錢開設了小小的印刷廠,但我對工廠的印象不深,當時流行把孩子送到安親班,晚上再去接回,有時候會讓孩子在廠內過夜。 完整文章
文/法蘭克.麥考特;譯/趙丕慧 我跟弟弟馬拉基在布魯克林的克萊森街遊戲區裡。他兩歲,我三歲。我們在玩蹺蹺板。 上下上下。 馬拉基上。 我跳了下去。 馬拉基往下墜,蹺蹺板撞到地面,他尖叫,一手摀著嘴,有血。 天啊,有血就慘了。我媽會打死我。 說鬼鬼到。她正跑過遊戲區,但是大肚子害她跑不快。 她說,你幹了什麼?你為什麼要對弟弟那樣? 我無話可說。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完整文章
文/吳明益 「別傻了,」祖穆魯德陰沉地說:「我們正在人間建立恐怖統治,只有一件事能夠讓這些酷行合理化:要不就是宗教,要不就是神。反正以某種神性實體為名,我們就能為所欲為,不管多殘酷,大部分下面的笨蛋硬著頭皮也會吞下去。」 完整文章
文/幸佳慧 近代為兒童說故事的方式,可分為公開場合與居家兩類。在公共場所,像是學校、圖書館、故事屋等以團體為主的地方,常看到「表演式」或「規範式互動」的說故事方法;在家中,父母多是「單向式唸讀或指讀」給孩子聽。基本上,這些說故事方式的互動性都過少,即使有簡單的互動,內含也過於簡要,多半是單字與單詞的應答附和。 完整文章
文/卡曼‧蓋洛 波婭.桑卡,擁有相當不同於在印度傳統村莊長大的女性會有的人生。印度女人該做的事就是煮飯、洗衣服,還有準備出嫁。波婭告訴我:「我念國高中的時候,在我生長的文化中,絕對不可以和男生說話,連看他們一眼都不行,那是前所未聞的事。」 完整文章
文/盧建彰 你可以繼續生活, 你可以談戀愛,你可以開車兜風, 但你一定要把那故事放在心上, 那個你還沒想出來的故事,讓他有最多的資源, 讓他和你一起生活。 一起經歷你那奇妙有趣讓人羨慕的生活經驗, 一起長大,一起變厲害, 一起讓人印象深刻。 這裡要分享一個我個人發想的習慣,注意,只是習慣,不代表必然法則。 我喜歡在聽對方 brief 的時候就開始思考,許多案子甚至在 brief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希望把讀者帶到那個地方,讓他們看到那種幾乎已經被習以為常的不平等。」陳育萱這麼說。 拿下數個文學獎項的陳育萱,今年交出第一本長篇小說作品《不測之人》;雖然自己身為高中國文老師,但陳育萱誠實地表示,她在學生時代的閱讀樂趣,大多來自課堂之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