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吳媛媛 記得有一次,我和先生的同事們聊到了不同國家的中學教育,我形容自己在臺灣的經歷:一個老師教四十位學生,教學以講課的方式為主,評量則多採取可以快速評分的選擇和填充題。一個瑞典老師聽了之後說:「你們的教育聽起來很便宜,可以替政府省不少錢。」我聽了一愣。我聽過很多描述臺灣教育的形容詞,但是「便宜」這個詞,倒還是第一次聽到。 完整文章
文/希聲 《王者之石~和氏璧的故事:一場腥風血雨的追逐,血染玉璽的中國朝代遞嬗祕辛》書中提到:東漢末年,董卓借祝融毀了洛陽城那天,軍閥之一孫堅於古井旁得到一塊神秘玉石,後來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該玉再次落入朝廷手中,爾後亂世,輾轉流經南朝、隋唐,最後在五代十國時消失無蹤,這就中國文明中赫赫有名的玉璽。 完整文章
課綱爭論是對於歷史的詮釋爭論。我的立場和新課綱不同,我沒辦法接受新課綱把臺灣視為中國的一部份,但也不認為撤回課綱算是解決問題。 反課綱的一種說法是「教育不能為政治服務」,意思是: 執政黨不該試圖利用教育來影響下一代產生與自己更接近的政治意識形態。 然而,我也看到一些反課綱的人主張說: 即便新課綱不撤回也無所謂,反正明年民進黨很有可能上台,到時候還是會改成臺灣主體的歷史觀。 完整文章
我自小養成的癖好之一,是觀察大眾運輸工具上的人。衣著、髮型、配件、妝容、手上滑的APP或讀的書,看人像張發票,記不清楚在哪消費的,條碼和金額卻陸續透露線索,引誘你進一步推敲。這人年紀多大,是什麼身分職業,回家路上或赴著什麼約,跟旁邊的人有沒有曖昧。有次在木柵線上看到三十出頭歲的微禿男子在看平裝本的《Perdido Street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