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遇到不明白的事會去google,有些人遇到問題時習慣先找討論爬文;有些人進入網站遊逛時出現疑問就會找找該網站的FAQ──畢竟叫「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嘛,自己的疑問很可能其他人也問過,網站經營者如果有事先蒐集分類的話,答案應該都不難找;當然,也有些人喜歡與人接觸,自己找答案,不如萬事問客服。 完整文章
人類社會由人組成。感覺上一個人很難撼動社會,即便你是傳說中可以控制他人腦波的唐鳳,成長當中也會遇上種種挫折及迷惑,在改變體制之前,必須先知道如何在體制裡存活,並且藉由理解,去想像未來可以如何改變、怎麼改變。 僵固的體制對組成成員而言不是好事,完全放任則有另一種風險,當我們摸索著朝前試探時,常常得耗費心神才能搞懂一千零一個點子裡哪一個是唯一可用的好點子,而且這還得先提得出那麼多點子才行。 完整文章
大多數情況,實體書賣給讀者之後,書店就沒別的事了,除非書有什麼問題;但大多數情況,電子書賣給讀者之後,書店仍然繼續為讀者服務──電子書銷售平台不僅販售電子書,還得負責維護每個讀者的雲端書櫃及儲存空間、提供連線頻寬,而這只能算是電子書服務的基本款。 完整文章
天冷了,廣告要你避免乾裂,天熱了,廣告要你小心防曬;無論天冷天熱,廣告都提醒你注意細紋,告訴你保養品裡有這種那種了不起的成分,就算不能讓你逆齡,至少能讓你凍齡。只要擦擦按按就好了。 但小說裡有更辛苦的保養法。重點其實也不是保養法,而是是那個社會那個生活方式荒謬得可怕。更可怕的是現實世界真的正朝那個方向傾斜。 是故,讀小說可以讓我們有意識地、自助而且助人地讓那樣的世界,留在小說裡頭就好。 完整文章
如果你喜歡讀推理,很可能讀過《龍紋身的女孩》;如果你熱愛詩詞,很可能讀過席慕蓉的作品;如果你注重思辯,不大可能錯過桑德爾的著作;如果你中過樂透,那或許你讀過《祕密》。 《祕密》提及的法則或許太玄,但奇妙的是,這些在不同領域都佔有重要位置、對不同讀者都具有重大影響的書,其實全都出自圓神出版集團。 這個集團難道真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祕密?這回的【讀墨推薦書】請到重量級人物來說明! 完整文章
當然,我們都知道你是個自動自發的嗜讀者,你有自己的閱讀選擇、品味、喜好,以及習慣,現在什麼熱門、什麼流行、什麼是自認文青的傢伙最愛掛在嘴邊的名詞、什麼名人現在都在討論的書目之類的,和你的選擇不見得相同,你也就不見得在意。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是這麼自動自發的嗜讀者。他們不是討厭閱讀,只是有時的確需要一些指引,一些動力。 或者,一些好玩的、遊戲式的附加價值。 完整文章
有些人認為會上街抗議的人,要嘛就是個性激動、容易生事、一天到晚對現況不滿,要嘛就是書讀太多、不切實際、根本不了解現實狀況。如果看新聞畫面,沒到過現場,這些批評者可能會覺得抗議者那麼聲嘶力竭,要不是暗中拿了什麼好處,就一定是腦充血樂在其中。 完整文章
「閱讀馬拉松」當然有鼓勵大家增加自己閱讀時間的意義,但其實不僅如此。 從讀者的回饋與互動當中,會發現以各種不同主題發起的「閱讀馬拉松」,會提醒本來就關注該主題的讀者「喔喔這本我還沒讀過」,也會讓他們發現「原來也有不同領域的作者寫過這個主題、這個主題可以討論的範圍比我原來以為的更廣」,例如讀推理小說的在社會學的作品裡發現相同主題,例如讀科學的發現經典散文裡也有相同觀察。 完整文章
我們都知道,接觸各類創作的方式當中,閱讀是最私密的──人們可以一起看電影、一起聽音樂,雖然感受不見得一樣,但在某個時段當中,看到和聽到的內容是一樣的;可是人們可以一起閱讀,那是各自讀不同的書,不是接收同一個視覺或聽覺來源的內容,而就算各自讀同一本書,閱讀的速度也不會是一樣的,所以某個時段當中,一起閱讀同一本書的人,讀到的內容可能差別很大。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