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從「台灣新文學之父」賴和到《小王子》

上世紀七、八零年代前期的學生,經歷過在學校講台語會被罰錢(有的甚至會被體罰)的年月。那段時間,電視頻道上每週能播的台語歌曲是有限額的,不過到了八零年代末期和九零年代,黑名單工作室和林強的「新台語歌」全島傳唱、豬頭皮用Sampling加唸唱方式做了反應社會的「笑魁唸歌」,L.A. BOYZ的台語加嘻哈…

【讀墨熱門榜:這本是熱門話題!】Vol. 54:本集滿滿晶晶體,I am very hungry(蛤?)

從前學英文,先學寫字母、認音標、背單字、唸例句、練文法⋯⋯搞到最後,你都忘了本來學英文的目的只是想和銀幕裡的男主角一樣撂句酷酷的狠話,或者像女主角一樣用幾個音節就顯出無窮魅力──呃,倘若本來學英文的目的是為了考試,那就比上述情況更糟,因為這連最初的幻想樂趣都沒了。 沒有更輕鬆、更有趣一點的方法嗎?或…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2022這本超好推!

2019年,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的理事長冬陽錄了一集mooTube,談台灣的推理書市及台灣的推理創作,台灣推理作家協會那年循例辧了年會──那年的年會相當熱鬧,香港街頭的情勢正在升溫,好幾位香港作家仍然來台,言談間除了推理,還有大家對香港未來的想像以及擔憂;那天同時頒了「島田莊司小說獎」,島田大師也親自訪…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被罵之後很興奮!?你可以這樣認識台灣文學!

合格的寫作者大多具備使用文字敘述的能力和技術,但能夠使用文字敘述的東西很多,不見得每個寫作者每種東西都寫得出來,能寫出繁複華麗小說的作者,不一定能寫出條理清楚的說明式文章;不過,也有少數寫作者什麼都能寫出一定水準,例如朱宥勳。 朱宥勳寫小說也寫非虛構的說明式論述,寫他對台灣各個領域的觀察及未來可能的…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是書是劇都要一起「讀」!

看電影原來是種公眾活動──你怎麼理解那部電影自然是個人的事,但得換套外出服、花點交通時間、按照規定的時間進入一個黑漆漆的大房間裡、旁邊坐的人待會兒會和你同喜同悲但你根本不認識,這當然是種公眾活動。 看影集原來是種制約活動──你會在每天或每週某一天的特定時間坐在電視機前面,目不轉睛地盯著某個特定頻道,…

【讀墨熱門榜:這本是熱門話題!】Vol. 53:這些人做的這些事,才是台灣真正的樣子

說到要「認識台灣」,大家腦中或許馬上會浮現拍得美美的風景影片,影片裡你成天通勤經過的地方看起來好像某個國外城市,每個人都笑得比熱浪來襲的夏天太陽還要燦爛。當然,你知道看這影片不算「認識台灣」,這只是展現了台灣某個面向的形象。真要「認識台灣」,似乎應該讀點書,不過你一想到歷史書籍又覺得好像太沉重或者太…

【讀墨使用祕技:電書就要這麼讀!】後浪打不趴的進階版祕技!

數位時代有個奇妙情況。對某個世代的人而言,是在成長階段裡逐漸接受這些數位產品出現在日常當中,無論他們是單純的消費者,或者本身就是參與產業發展的開發者,都得從頭學習數位產品、或者一面摸索一面改善這些數位產品的使用模式。但對更年輕的世代而言,他們一出生就能接觸到相當成熟的數位產品,使用起來更直覺、更熟練…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人生重要就這三物!食物!讀物!還有⋯⋯

對很多人來說,看見植物時,高的就叫「樹」,矮的就叫「草」,有開花的就叫「花」──這當然大抵沒錯,不過多少有點可惜。倒不是說你非得要認識所有植物的品種或特性,而是植物們其實與我們生活在一起,在家裡的特意裝飾、在前往捷運的路邊、在得抽空才能去的山林野地,或者在陽台棄置容器裡,你根本不刻意栽種,它們也會出…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首次出現!公開徵稿!

當編輯絕對比大家想像中辛苦,因為需要勞心勞力處理的雜事總是超乎預期,但這些辛苦當中有部分也會產生奇妙的樂趣,例如雖然專精的是某個範圍內的題材,但「出版」總會讓編輯接觸到更多沒超過這個範圍、可是自己從來沒想過會接觸的作品。 而一個好編輯在接觸到這類任務時,除了從原有的角度出發、理解以及協助那些作品之外…

【讀墨熱門榜:這本是熱門話題!】Vol. 52:市場裡有人生的回憶,市場裡有神

有些人從小跟著家長去市場採買,有些人從小跟著家長去市場叫賣,有些人在市場裡培養出精準的眼光以及隨時隨地開口瞎聊的技能(這技能聽起來很廢,但在必須與其他人一起生活的社會裡,這技能其實很狂),有些人在市場獲得人間的觀察建立了感情的羈絆。 你一定去過市場(超市也算),那是一個把各式東西從產地經過奇妙轉換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