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永遠有人熱愛恐怖小說,也永遠有人認為這類東西是不值一提、與文學無關的垃圾。 不就是有妖魔鬼怪出現嚇人嗎?這種東西有什麼了不起的? 可是,如果你看看《直到被黑暗吞噬》的〈引言〉──這套書是恐怖短篇小說集,不過先別皺眉,先看〈引言〉就好──會訝異地發現,可能被歸類為「恐怖小說」的作品比我們想像的多很多,很多很多。 例如「千禧年三部曲」。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很多人可能會認為2020年是自己這輩子遇上最多「大事」的一年:武漢肺炎在或者極權或者激化民族主義的不同政府、腐敗的國際組織、全球化與偏頗的媒體傳播等等因素當中,先是成為全球爆發的傳染病,然後影響各種大型活動、各國經濟、投資市場,以及個人的心理健康。異常天候引發的災害、強權之間的貿易戰爭、不按牌理出牌的年輕寡頭、合作聯盟的崩壞⋯⋯幾乎每天都有令人瞠目結舌的新衝擊。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回顧20世紀的八零年代,會發現那是個相當奇妙的年代。 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將近一個世代,無論是戰勝國還是戰敗國,經濟復甦、娛樂事業篷勃發展,許多思考及主義的衝撞在這個時候被收納進入商業體系,而各式怪異的、浮誇的、令人瞠目結舌的誇張展演,則用一種理所當然的炫目姿態出現在各種媒體裡。 商業機制容納各種多元創作,但仔細看看,會發現有些創作形式,在那個應該發勁亂長的時代,其實是悄悄萎縮的。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不讀電子書的讀者有時會說「那是因為電子書書目太少」,已經習慣讀電子書的讀者有時會問「那本什麼什麼為什麼沒有電子書」,以Readmoo讀墨十幾萬本繁體電子書的數量而言,書目其實不能算少了,但讀者這麼說也不是想找碴,因為無論一個通路有多少書目,如果讀者找不到他要的那本,那麼書目就是少了。 電子書的書目為什麼比紙本書少?這問題有好幾個成因。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街上看到女子,男子推推身旁朋友說「那個好恐龍」,告誡自己相熟的女生「妳不要沒化妝就跑出去嚇人」。讀到女子遭遇各式騷擾的新聞,男子推推身旁朋友說「女生出去就是自己要小心嘛」,告誡自己相熟的女生「妳不要穿這樣出去我是為妳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