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秋元雄史;譯/羅淑慧 《記憶的堅持》──薩爾瓦多.達利(一九三一年,油彩,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描繪深層潛意識的「偏執狂批判法」 達利這幅《記憶的堅持》(La persistencia de la memoria)最令鑑賞者印象深刻的,應該就是畫面中那些融化的時鐘吧。因此,這件作品有時又被稱為「柔軟的時鐘」或是「融化的時鐘」。 完整文章
文/謝定宇 看黃亞歷導演的紀錄片作品《日曜日式散步者》,奔放我們對於時代經驗的想像;讀凌宗魁描繪出建築物的風格與表情,牽動我們對於時代變換的記憶與痕跡。以此,共同追憶那個詩人、文學、建築、與日治共同構成的歷史時代。 完整文章
文/楊念穎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Admean 「我怎麼知道,美人魚,你的苦惱從哪裏來, 每當深夜,你哀聲歎息,在大海? 我跟你一樣,海啊,充滿了幽潛的氣息, 而我那歌唱的船名字就叫做年代。」 ──紀堯姆·阿波利奈爾(Guillaume Apollinaire),〈美人魚〉。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