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每年的台北國際書展都緊挨著農曆春節舉辦,不管是在年前還是年後,都會和年假前後的工作全都纏在一起,所以在出版業工作,每年的這段時間都不免忙亂;但也因為會有不同國家的作家趁台北國際書展、帶著新作到訪台灣,所以在出版業工作,就有機會比一般讀者見面國外作家的不同面向。 完整文章
文/吳念真 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幫普遍不識字的鄰居寫信、讀信已經是我日常的任務。 一般的信,鄰居們通常是拿著信紙、信封直接到我家,交代內容由我代筆;如果事涉隱私,比如對兒子帶回來的女朋友有意見,不希望他們繼續交往,或者跟在外工作的兒子抱怨在家的媳婦不孝、不檢點等等,則是把我叫到他們家或者沒人看到、聽到的地方寫。 完整文章
文/吳念真 直到我十六歲離家之前,我們一家七口全睡在同一張床上,睡在那種用木板架高、鋪著草蓆,冬天加上一層墊被的通鋪。 這樣的一家人應該很親近吧?沒錯,不過,不包括父親在內。 父親可能一直在摸索、嘗試與孩子們親近的方式,但老是不得其門而入。 同樣地,孩子們也是。 完整文章
胡適提倡傳記文學不遺餘力,他寫過多篇人物傳記,多次討論傳記文學,也經常鼓勵他人寫傳記,編年譜。他更躬身實踐,寫下《四十自述》。 不過胡適提倡傳記文學,是帶有功能導向的。他曾發表〈領袖人才的來源〉一文,指出中國人才缺乏,教育界培養人才有六種缺陷,其中之一便是中國傳記文學太不發達,可供模範的歷史人物太少。他因此提倡傳記文學,為年輕人樹立學習或模仿的典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