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之路,不只是老去,更是解放

文/鄧惠文 女子的一生,要經歷幾次稱謂的轉換?身分轉變,就像知了褪殼,蝴蝶羽化。從女孩變成女人、從人妻再成人母,有的是平順的遞嬗,有的卻是在毫無心理準備之下,霹靂一聲從小姐變成歐巴桑。 我第一次被叫「大姐」時,就是這種感覺。當時我在某家餐廳,服務生遞上飲料後,親切的說:「大姐,妳的綜合果汁…

「在人生裡我們拿著單程票進場,不都想精彩到最後一場戲嗎?」——專訪《婚內失戀》舞台劇導演吳維緯

文/愛麗絲、《婚內失戀》製作團隊 「五年木婚、十五年水晶婚、三十年珍珠婚,我們有沒有想過,這些是怎麼被定義出來的?又該如何活出這樣的時間定義呢?」《婚內失戀》舞台劇導演吳維緯未婚,雖然過去經常聽人提起《婚內失戀》這本書,但直到此次受邀擔任改編舞台劇,才真正翻開這本書。 「如果這個 Gap 只是變深,…

【讀者舉手】遇到欺侮霸凌,旁人說是愛情示意,遇到跟蹤騷擾,卻被質疑穿著言行

文/紀昭君 在東亞文化圈的華人社會裡,普通單身女子在超過三十歲後,不管想還是不想,最常從酸民口中得到的名詞稱謂,很有可能是「大齡『剩女』」,形容詞子句則是「子宮快要過期」,叫人膽跳心驚! 所謂的「大齡『剩女』」,比過往的「敗犬女王」更加具有貶意,畢竟「敗犬」的釋意,至少還有著他人難以望及項背的工作成…

夏天正(不帶惡意)在長大──專訪詹佳鑫《無聲的催眠》

文/陳柏煜;人物攝影/Wu René 我是那種比較壞的學弟。上次你將我背起來,開朗地說:我們第一次見面。當時你看不見我的臉,陽光中面目模糊如仰躺的甲蟲;這次我將學長背起來,才說,你大錯特錯──我早就見過你,你沒見過我。那是紅樓文學獎的評審會議,你高二我高一,你得獎我沒得獎。你的名字被唸出來,我的藏在…

Readmoo × BAZAAR:女力書單

在漫漫歷史中,女性身影往往是被湮沒、忽視的一群,然而,在這個走向性別平權的時代,「她們」開始被看見。 Readmoo 精選了六本「女力之書」:包括不畏強權的「世界第一女記者」;真心尊重孩子、勇於衝撞體制的國小老師;在童書界四處「放火」、推廣兒童閱讀不遺餘力的「兒童權益社工」;爭取女性受教權而遭受槍擊…

與其說是伴侶現出原形,不如說是我們看到自己的原形

文/鄧惠文 關係中的喜歡跟討厭,自以為是正確的選擇,卻是一團糊塗。相遇一開始,我們問:「你是那個對的人嗎?」然後認定:「好像是他。」「絕對是她!」婚後一起生活相處,衝突時,難免要自問:「這討厭的一面也是你,是當初我選擇的你嗎?」此時,有人會希望伴侶改變,不改就看彼此能撐多久。我們自己對喜歡或討厭的特…

鄧惠文:無法放棄森林的人,不見得不珍惜那棵樹木,只是⋯⋯

文/鄧惠文 最近我被問到,一定要一夫一妻制嗎?學生告訴我,臉書的關係選項有「交往中但保有交友空間」之類的,「不用為了一個人放棄世界啊!」我也曾在演講中討論過一本談「婚姻不需忠誠」的書。我同意婚姻不該靠忠誠維繫,不過,這不是放棄或不放棄的問題。任何選擇都是放棄了其他的東西,一對一的伴侶放棄了其他可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