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是一切並存的城市——專訪《我台北,我街道2》主編李金蓮

文/愛麗絲 「很多人說,我是具有脅迫感的編輯,」李金蓮笑稱自己似乎常是作者的壓力來源,曾任中國時報《開卷》主編、前後服務近二十五年,這回接下《我台北,我街道 2 》主編的任務,她和多位作家的熟識關係,讓台北在字裡行間流轉盛開。 邀約作家參與《我台北,我街道 2 》時,李金蓮除希望給予年輕作家展現才華…

【果子離群索書】這就是青春,不要潑冷水──《星期五的書店:夏天與汽水》

一樣的情境設定:位於偏遠車站內的小書店,有座廢棄的地下月台改造的超大書庫,傳聞中,「告訴店長你在找的書吧,他一定會幫你找到。」一樣說的是人與書的連結,是人與人,人與書店,書與書,書與書店的故事。《星期五的書店:夏天與汽水》作為《星期五的書店》的續集,夏天是副題,也是主要意象。夏天象徵青春洋溢,是熱情…

【讀者舉手】這一次真的要說再見了

文/咖啡魚兒 輯一:「七十億分之一的機率,我們從陌生人到陌生人,也是一種有始有終。」 這樣子標題總是使人遺憾,釋懷中帶著百般的無助感。從陌生人變回陌生人,我們的故事開始脫離彼此的軌道,一切的一切都在退回原本的樣子,沒有了過往的熟悉和習慣,曾經的我們徹夜長談,如今的彼此皆不互道晚安,書本裡的句子滿是遺…

我很好奇!──青春與批判性思考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十二個年齡不同、身分不同的人,因著不同目的,應徵參加一個內容不詳但時薪優渥的「人文科學實驗」;到了實驗現場,他們才發現這實驗要求他們待在一個設計特殊的地下空間七天,中途不得離開。這聽來不像什麼太麻煩的限制,但受試者們開始察覺,這實驗另有目的──他們…

【一週E書】青春不會等你「準備好了」才結束

文/犁客 有些小學有遠足──真的「遠足」,用走的走到某個地點去,可能參觀什麼或吃吃喝喝或玩玩大地遊戲之類的然後再走回學校。 這類活動多是低年級進行。中、高年級之後,單純「遠足」大約很難滿足孩子了──走得到的地方可能平常就去過了,對平常沒機會去的遠方種種,聽聞得越多,好奇心越盛,「遠足」不夠,得要「旅…

「等我老了,希望自己超級幸福快樂。」——專訪《星期天被遺忘的人》作者瓦萊莉.貝涵

現年 21 歲的曲絲汀,在一家叫「繡球花」的養老院擔任照服員,她喜歡音樂和老人,音樂讓她不忘記爸媽,老人則訴說多彩的人生故事豐富她的視野。透過她的視角,我們讀到海倫、呂西恩在上個世代裡的愛情,與多線交錯的故事背後的秘密和真相。 「年老,就是比其他人更早活得年輕。」——菲利浦.格律克(Philippe…

【經典也青春】大俠郭箏來了——朱宥勳談郭箏的《好個翹課天》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再次地,主持人為領讀來賓宥勳談書的淋漓盡致,感到一股文學帶來的充沛能量,心中自然讚嘆:「是啊,好小說就是這般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好的說書,就猶如點中穴道,讓人直呼痛快。」 摘要如下: 一、這是一本講幻滅的小說,尤其做為書名的〈好個翹課天〉,及姊妹作〈…

是少女的心計競爭,或母親的失速人生?

文/懸疑小說家 千晴 *本文章涉及《替身》劇情內容,請斟酌觀看 四個在表演學校學習音樂劇的十七歲少女,既是形影不離的好友,又是爭取演出機會的競爭者,表演、霸凌、睡衣派對……輪番在少女們的生活中上演,闖入小圈圈的轉校生催化一切祕密與衝突,讓她們的人生開始失速運轉——我主要是指四個媽媽的部分。 沒錯,這…

【一週E書】那當然是友情,但不只是友情;很難說那是愛情,因為那超越愛情

文/犁客 男孩和女孩相同年紀,兩家就住彼此隔壁,兩人從小認識,讀同一所學校,一起長大,所謂的「青梅竹馬」──但這不是那種戀愛故事。不用把他們想成俊秀美麗的王子公主,女孩的長相平平,功課倒是不錯,男孩進入青春期後變得高壯,參加運動社團,常被人形容成「熊」;他們只是好朋友,小時候如此,青少年時期也沒相互…

【一週E書】我們在那段人生當中比自己以為的更幼稚,也比自己想像得更睿智

文/犁客 一個故事被冠上「青春」之名,似乎就框限了某種想像。 主角大約是中學到初出社會那十年之前的年紀,故事內容多半與校園與人際關係有關,可能是甜蜜或苦澀的戀情,可能是殘酷又黑暗的霸凌。當然這些不算太侷促的框架,創作者依舊能在其中發展出無限可能,只是印象深刻的幾部似乎就決定了名為「青春」的故事該有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