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路那 儘管早在2010年便以《強尼兔之教父本色》進入台灣書市,但東山彰良真正獲得台灣大眾的矚目,還要等到2016年《流》中譯本的出版。而在《流》出版的三年後,台灣的讀者們才又等到了《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 《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沒有奇蹟存在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米果 開始意識到中年,或許是晨起面對鏡子的剎那沮喪,或許是照片裡的自己出現細微的老態,那真是日積月累之後讓人不得不認命的殘忍。 歲月來勢洶洶,既不暗示,也不掩飾,直直地來,用意鮮明。 然而類似這樣的挫折並未將自己逼到牆角,變老原本就不可逆,至多感慨一下青春不再,很快就看開,如果不看開也沒別的方法了。跟年紀對抗的微整型,頂多是最低階的外觀保衛戰而已,既然覺悟,就不必再多花錢了。 完整文章
側記/shiuo mi;攝影/謝定宇 九零年代的台灣在政治、經濟、文化上有不少的變化,包括社會改變的衝擊與文化爆炸,但也因為如此方能獲得更多嘗試的機會與勇氣。九零年代是不安的年代;亦是讓青春發光的年代。 同樣經歷過如此動盪時代的陳陸寬說:「我很慶幸成長在九零年代裡,人因當時的資訊匱乏而激盪出許多自己的想法,因為你有感受到整個社會的爆炸,那是在我的成長過中一項很特別的體驗。」 完整文章
文/葉語婷;人物攝影/Wu René   夏日傍晚,白色襯衫與汗珠保持著禮貌,卻又親暱的距離,微微的風吹過肌膚,空氣裡有淡淡的汗味。穿著百褶裙的女生站在洗手台面前,陳舊的洗手台有一些水漬,恰巧映在女生的側臉──她用袖口輕輕擦拭,再將左手的中指和食指夾住瀏海,把那些捲曲的全部拉直,然後小心地拉開剪刀。 完整文章
文/胡培菱 在台灣,讀者買及讀翻譯書似乎是家常便飯,翻譯書占台灣出版品的1/4左右,並且在2012年翻譯書的全盛時期,網路書店的百大暢銷書中可以有高達七十本都是翻譯書。對照起美國翻譯市場僅占總市場3%的數字, 翻譯書的確在台灣書市撐起了半邊天。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我們誠摯的希望你不要把這次的結果用「成功」和「失敗」來簡單解釋,人生其實沒有什麼真正的成功和失敗,最好的人生就是能找到「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認真而適切的活下去,而教育的目的也只是協助每個人去尋找自己適合的人生。 ──《一直撒野》,頁102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小野是個擁有眾多頭銜的人,作家、編劇、助教、總經理、爺爺,近日來,因投身投身臺北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TMS),他又多了個校長的稱號。之所以踏上實驗教育的追尋之路,也是他體悟到:當前教育問題已在不得不改的關鍵時刻。 為何讀書變成一件壞事? 完整文章
文/寵物先生 「我想挑戰青春小說可以寫到怎樣的程度。」初野晴說。 初野晴2002年以《水時鐘》(水の時計)獲橫溝正史推理大獎出道,至今已有十多本作品,最為膾炙人口的「春&夏推理事件簿」系列,在台已有《退出遊戲》、《初戀品鑑師》、《幻想風琴》三部譯作出版。此次受出版社之邀來台,於台中、高雄、台北三地都凝聚大量的書迷到場。 完整文章
文/簡嘉潁 10 月 24 日,由新海誠擔任原作、腳本及導演的長篇動畫作品《你的名字》,在日本票房達到一百六十四億日圓(約新台幣五十億元),不僅超越《崖上的波妞》,在歷年日本本土電影票房排行榜中名列第五,後勢持續看漲,有望改寫吉卜力長期盤踞排行榜的紀錄。 新海誠是誰?在這之前,這個名字對很多人來說相當陌生。事實上,非科班出身的他,放棄繼承百年建築家業新津組,進入遊戲製作公司磨了五年,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