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美容 軍中鬼話可以說是台灣鬼故事的一大發源地。部隊中的鬼通常沒有特別的形象,在我們蒐集到的田野調查資料中,只有兩則描述看到比較接近實體的形象,如看到「一隻透明的手」或是「在臉盆中看到人頭的影子」;其他的故事則多半是模糊的影子或是怪聲。 站哨千萬別買肉粽 完整文章
如果我真的不相信有鬼,鬼故事對我還會有效果嗎?如果讀了鬼故事而感到害怕,是否代表我還是有一點點相信鬼存在呢? 這些問題的基礎,在於情感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東西。例如說,如果「怕鬼」跟「怕期末考」不一樣,代表害怕不只是一種情緒反應,而是一種有「內容」的東西。害怕不只是發抖、冒冷汗、腎上腺素分泌,害怕還可以「關於」特定事物,就像語言文字可以關於特定事物一樣。 完整文章
文/許楚君;人物攝影/Wu René 吳翛 這個下午天空的臉色陰沉,卻還帶著臺北慣有的悶熱,好像隨時要下雨,隨時該有些什麼,要衝破滯悶的空氣。咖啡店就在城南一角,幾盞骨董燈隔出另一個幻異的時空,嫣紅沙發靠在暗綠牆紙,很宜於把自己陷進老椅子,在迷離晃曳的光影之間,聽一聽荒誕而至於久遠神祕的傳奇故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