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長庚很嚴耶,你不知道嗎?我們都說學校是『長庚女子監獄』,大家都要住宿,一個晚上要點兩次名;因為管理嚴格,所以常常就覺得很無聊。啊Brandy和我同寢室嘛,那時我們加入熱舞社,剛接觸黑人文化,她們覺得我外型符合,就叫我試那種造型,我覺得沒差啊,弄壞就弄壞,反正我頭髮長很快。」 完整文章
文/侯力元 關於流彈,其實像流言或者反過來,一張嘴無的放矢毫不思索真假對錯,看到黑影就開槍。不知道是誰開始的,他們說,Margarita 這支與前英首相同名的雲白色經典款調酒,其實是紀念一位狩獵場上被流彈射死的女性,「洛杉磯某間酒吧」裡的知名調酒師是她的男友,因為太想念她了,只好用淚水,以及象徵性的鹽花在杯口遙奠逝去多年的無緣的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