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女兒來報到,今年我沒參加法蘭克福書展,是入行十三年以來頭一回。人不到,但是該開的會少不了,引進的業務有同事分攤,但是「版權輸出」的會議向來都是我一個人負責,這一時半刻能找誰替補呢? 正好公司裡最年輕的「老同事」宗玉去年從行政轉為Agent,今年第一次去法蘭克福,我看她會議很空嘛,反正這幾年也處理了很多版權輸出的事情嘛,辦了連續幾屆研習營也認識很多外國出版人嘛,好好好就她上場啦。 完整文章
記得在 2014 年底的某個週五深夜,收到《蘇西的世界》作者經紀人亨利‧杜諾(Henry Dunow)寄來的新人小說《搶救安樂窩》(The Nest)。亨利是美國出版界打滾幾十年的業界老手,講起這本書的時候卻難掩不可思議的神情: 「HarperCollins 昨天用七位數美金搶下全球英文版權。我寄給 23 家出版社,從最純文學到最通俗的小說編輯,結果 23 個編輯都想簽下這本書。24 完整文章
文、攝影/譚光磊 今年的法蘭克福特別冷。冷有兩重意思,字面上當然是指天氣:低溫接近零度,又下了好幾天雨,在外頭站個五分鐘臉就被凍僵了。法蘭克福大飯店(Frankfurter Hof)向來是書展會前會的大本營,露天雅座竟因此沒有坐滿。大家被凍得哇哇叫,紛紛往飯店裡跑,把原本就高朋滿座的大堂擠得水洩不通。 今年沒大書,卻有令人驚喜的新作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