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譚 光磊
現職圖書版權經紀人。喜歡看小說和說故事,最大的夢想是把中文作家的書賣到國外去。2008年創辦光磊國際版權公司。曾翻譯《冰與火之歌》和《石中劍》等書。

文、攝影/譚光磊

今年的法蘭克福特別冷。冷有兩重意思,字面上當然是指天氣:低溫接近零度,又下了好幾天雨,在外頭站個五分鐘臉就被凍僵了。法蘭克福大飯店(Frankfurter Hof)向來是書展會前會的大本營,露天雅座竟因此沒有坐滿。大家被凍得哇哇叫,紛紛往飯店裡跑,把原本就高朋滿座的大堂擠得水洩不通。

agent center

空蕩蕩的版權中心

今年沒大書,卻有令人驚喜的新作品

第二層意思是買氣。根據美國《出版者市場》(Publishers Marketplace)的成交報告調查,今年法蘭克福書展前一個月美國新書的成交量比2014年下降了 11.5%,預付版稅超過 10 萬美金的「大書」更是少了 15%。這或許和今年美國勞動節比較晚有關:通常經紀人會等到節後才開始推新書,離法蘭克福書展僅有四星期,編輯來不及消化書稿,成交量自然受影響。

所以囉,「今年沒大書」是很多人掛在嘴上的問候語。不過這種話年年都有人說,聽久了也沒人當真。這並不影響每個版權賣家講書的熱情,而且即便用最嚴苛的標準來看,會場上也仍有許多讓人驚喜的新作品,端看你如何尋找。

英國作家蓋兒‧霍尼曼(Gail Honeyman)描寫怪咖小資女的《再見媽咪,再見幸福》(Eleanor Oliphant)在書展前夕以七位數美金天價賣出北美版權,絕對堪稱今年書展最轟動的新人小說。

Eleanor Oliphant

阿根廷作家瑪麗安娜・安立奎(Mariana Enriquez)的短篇小說集《火中遺物》(Things We Lost on the Fire)營造出一個危險、殘酷而幽暗的布宜諾斯艾利斯,筆觸大膽從容,故事陰森駭人,被譽為是「二十一世紀的女版愛倫坡」,竟打破短篇難賣的鐵律,迅速賣出近 20 國版權。

挪威導演鮑比‧皮爾斯(Bobbie Peers)的青少年小說《解碼小神童》(William Wenton and the Luridium Thief)描寫對密碼極有天賦的男孩威廉為了家庭因素被迫搬到挪威,面臨各種危險與挑戰,因為《模仿遊戲》導演在書展前一天買下電影版權而聲名大噪,也促使《哈利波特》和《暮光之城》的德國出版社搶下版權。

既然談到國際版權,經紀人「跨國」乃至於「跨語言」代理,也是一個有趣的現象。

西班牙的 Pontas Agency 憑藉著超強的國際人脈,擊敗多家倫敦著名經紀公司,簽下臺裔美籍作家李懷瑜(Winnie M. Li)的小說《生命暗章》(Dark Chapter)。此書根據自身經驗寫成,用文學懸疑筆法講述一件強暴案的始末,不僅寫受害者的故事,也探索加害者不為人知的邊緣人生活。

別相信任何人》的經紀人克萊兒‧康維爾(Clare Conville)則在朋友推薦下代理了荷蘭備受矚目的小說家尤斯特‧狄佛利斯(Joost de Vries),這位年僅 32 歲的創作者甫以《共和國萬歲》(De Republiek)贏得荷語文壇大獎,講述一位專研希特勒的年輕歷史學者為了繼承恩師衣缽,不惜假冒他人身份混入學術研討會,從而引發出的一連串事件。光是靠著部分英譯稿和驚人的媒體好評,康維爾的同事就在書展上賣出了德國和西班牙版權。

展館大搬風,增加便利性

今年書展最大的改變自然是展館異動:英語系國家出版社首度告別八館,進駐六館的一、二層樓。原本就在六館的版權中心搬到四樓,而其他歐洲、亞洲出版社則轉到鄰近的四、五館。昔日為了會議趕場,在六館和八館之間空橋疲於奔命的「盛況」再不復見,雖然便利性增加了,卻也不免讓人懷念起以前在上下電扶梯時的不期而遇。我在會場遇到天下文化的資深版權令怡,說起上回在八館外的電扶梯碰面,竟然已經是七年前的事了。

變更展館是大事,書展官方的說法是求新求變,但不難猜想應該和參展商減少、出版社也不再像以前那樣大手筆砸錢蓋豪華展位有關。不僅如此,書展會前會也醞釀著改變。

前幾年法蘭克福書展打出「書展前一天即可進駐版權中心開會」的口號,但出版人早已習慣群聚 Frankfurter Hof 和 Hessischer Hof 兩家飯店開會,響應者極少。只是要在萬頭鑽動的人群裡找到見面對象並非易事,雙方若是初次見面,找不到人的機率更高。今年書展前,臉書上有不少歐美出版人發起串連,號召大家明年通通進版權中心開會。不過也有人擔心,萬一週二進場開會,大家因此更早抵達,改成週一去飯店開會前會,那不就還是老樣子嗎?

書展的意義,不只是資訊的交換,更在人與人的互動

我一直很喜歡大飯店的會前會,因為總有許多巧遇和驚喜,比起書展期間會議的正經八百,這更像是一場秘密結社的歡樂同學會。

你可能在去廁所的途中遇到客戶 A,告訴她臺灣某出版社剛提出 pre-empt 報價要簽下某書,她開心同意之餘跟你講了一連串八卦。你可能在飯店的某個角落和加拿大編輯講書,突然她的英國朋友跑來亂入,直說不好意思打斷你們,加拿大編輯說沒關係他只跟我推薦了一本書,已經聊完了。英國編輯聽了大喜道:「只推一本!我最喜歡這樣的會議了!」接著遞上名片,你才發現她是郭小櫓的編輯。你可能行經客戶 B 的桌位,聽到一位女士跟他抱怨找不到人,一問之下那位女士要找的是你的客戶 C(但你並不知道她來了法蘭克福),你就帶她在大堂裡晃了一圈,果然找到了客戶 C,你也順便和她約了隔天碰面。

  • 用Line傳送